蘑菇小說網 > 安若沈驍行 > 第743章 曄見錦夕(13)

一眾保鏢護著沈霽離開,宴會很快造成不小恐慌。
前段時間的楊家壽宴,今日的沈家晚宴,遭殃的全是這幫豪門貴胄……
沈譽在人群中瞥見沈曄牽著白錦央走出來,他快步迎上前,“哥,這怎么回事?”
他注意到白錦央,眼神疑惑地看過去……
“讓人攔下所有要走的賓客,江明城今天必死無疑!”沈曄掏出手機給阿中打電話,嗓音冷冷地吩咐。
“哥……”沈譽勸他,“爸剛才很生氣,你還是停手吧!”
沈曄對他的話置若罔聞,淡淡的對白錦央道,“這沒你的事了,自己想辦法離開這里。”
白錦央微抿著唇,輕點點頭。
男人帶著十幾位保鏢走了,在場所有賓客聽到槍聲嚇得到處亂竄。
這場晚宴本就是沈曄為江明城設的局,他的手下全被鉗制,只剩下獨身寡人的他。
沈曄沒殺他,但是要他當場簽訂了公司轉讓協議,并且這輩子都要為沈氏集團所用。
江明城被逼至絕境,不得已為自保之下,忍氣吞聲地簽了那份協議。
沈曄挑了一下眉,阿中心領神會地拿起江明城的那只受傷的手,狠狠摁在簽名處。
協議完成之后,阿中遞給男人,他懶懶的翻了幾頁,確認無誤后吩咐。
“讓人安全送江總回家,以后沈氏集團還要多費你出力。”他的話無疑是鋒利的刀尖刺向江明城。
宴會鬧出這么驚險刺激的場面,沈曄自然要出面給所有賓客賠不是。
有幾個沈氏集團的股東及合作商,他暗地里給點好處,幾個人順著他的話打配合,這事其他人也就不了了之。
宴會廳打掃干凈后,沈曄慢悠悠的來到沈霽的書房,將那份合同遞給他。
沈霽仔細閱覽以后,摘下臉上的眼鏡,淡淡收回合同到抽屜里。
“事情辦的不錯,但是宴會來的那幫人,也要給塊肥肉堵住嘴。”
沈曄淡聲道,“兒子早就已經吩咐妥當,另外也給幾家媒體打過招呼,明天的本市新聞會給這場鬧劇一個完美答案。”
“算是你給楊家那次的事將功補過。”
沈曄單手插兜沒說話。
男人撩起眼皮,壓迫感十足的眼神看過來:“這次宴會你請來的那個女殺手,干的也不錯。”
沈曄深諳的眸子微微頓住。
沈霽輕吹茶水,微微抿了一口:“功歸功,不代表她能進得了沈家門。”
“沒什么事,我先回了。”
“抽時間去林家一趟,沈家最近出了這么多事,風言風語的總要給林家一個問候。”m..com
沈曄淡淡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走出書房。
……
自那天之后,白錦央就沒再見過沈曄。原本兩人就沒有多少交集,幫他解決了事情算是還清了相救之恩。
處決了叛徒里塔,他們一行人也該為離開做準備。
裴凊因為上次兩人斗嘴,對她那日袒護沈曄而處處躲著白錦央。不過那日沈家晚宴他有去接應,這才使得白錦央能順利走出沈家的地盤。
白錦央這幾天一直以想再多欣賞中原風景為由,不愿這么快返回漠北。
自己也不知道在等什么,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沒看到想看到的風景,也或許是沒吃過特別好吃的中原美食。
總覺得很眷戀這里……
白錦央在一家餐廳駐足,她望著中英餐廳logo愣神,耳邊響起男人的話。
落難那幾日,男人搶走她用飾品換來的唯一肉餅,結果他猶如嚼蠟一樣評價:
“真難吃。”沈曄蹙眉咬著餅,“要不是本少爺流落至此,這種難吃的東西不配到我手上。”
白錦央沒見過這么囂張的人,“那你給我……”
“不填飽肚子怎么想辦法離開這?”
男人坐下來閑聊時,無意間提及一家餐廳,還夸贊店里的招牌菜為一絕。
“等有機會啊,本少爺慷慨的請你吃一頓。”
站在他所說的餐廳門口,白錦央猶豫著要不要進去,她學聰明了,口袋里是最近換來的紙幣。
餐廳服務員迎上來,熱情的服務態度讓白錦央有些局促,她找了個靠窗的位置。
這家店靠商業街,地段不算太繁華,零零散散的幾個路人經過,白錦央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店了?
如果真有男人說的那么美味,怎么看著店內沒幾個食客?
不過店內的裝潢很奢華氣派,每一幀都是她在漠北不曾看到的畫面。
白錦央不知道該點什么,她拿著菜單看了許久,服務員站在旁邊奇怪地打量她……
“要不你看看我們這招牌菜。”
服務員拿出宣傳菜單給她看,白錦央一眼相中幾道菜,果斷點上桌。
在等餐時,她安靜地坐著欣賞窗外風景。
她獨自坐著無聊,服務員端來的白開水,她喝了一杯又一杯。這樣的結果就是很想上廁所。
白錦央詢問了洗手間的位置,沿著指示標往樓上走。
原以為這家餐廳地處偏僻客人又少,上了二樓才發現,上面不僅視野好,而且全是裝潢貴氣的包廂。
白錦央從洗手間出來,掏口袋時不慎掉落出隨身攜帶的玉佩,地上鋪著一層厚厚地毯,她只顧著欣賞室內裝潢設計,沒有落下的玉佩……
等她逐漸走遠,一道黑影出現在身后,他單手插兜像是在望著她背影,正要離開時,發現腳下踩到硬物。
男人彎腰撿起,拇指撫摸玉質細膩的玉佩,光線打過來,能隱約看到上面刻著的字“央”。
白錦央望著一桌子菜,逐漸皺起了眉頭,她好像點多了……
“能退嗎?”她抬起頭尷尬的問。
服務員搖搖頭,露出招牌式微笑:“不好意思,我們這的菜品都是申城獨一無二,恕不退回。”
“……”
白錦央訕笑兩聲,沒關系,她今天晚上不吃飯,打算撐死自己得了。
她每樣嘗了一口,味蕾瞬間大開。
果然好吃,看來那男人唯一說真話的就是推薦這家店的菜。
女人獨自一人狼吞虎咽的吃著面前的食物……
坐在二樓圍欄處的男人,欣賞著她的吃相,嘴角不自覺地輕提起弧度。
在他對面的宋祁南不停抱怨,“我說你抽什么風,在包廂做的好好的非要來大廳。你不是一直嫌太吵嗎?”
一抬頭看見男人盯著樓下,他順著視線看過去……
“嘿,這妞兒長得挺漂亮的。”宋祁南眼瞳發亮,挑起眉頭來了興致,“我們經常來,怎么沒見過有這么絕色的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