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穿越八零替嫁后我成了軍官心尖寵 > 第314章我就沒見過你這么恬不知羞的人

“還沒有,正打算出去。”楊念念搖頭道。

喬錦夕心里一喜,“我也沒有吃飯,咱們一起去吧?”

鄭心月不想跟她一起去,搶在楊念念開口前說,“我們不是去食堂,是打算去外面吃炸醬面。”

聽在喬錦夕的耳朵里,就好像是在說她吃不起一樣……第一次在炸醬面館認識時,她確實舍不得吃。

喬錦夕自尊心亮起了紅燈,嘴角扯出一個僵硬的微笑說,“好呀,正好我還沒出去吃過炸醬面,想去嘗嘗。”

楊念念奇怪的看了喬錦夕一眼,平時喬錦夕比較節儉根本不舍得出去吃飯,又怕孟子瑜生氣,也不跟她們一起出去,今天好像有點反常。

話到這份上,鄭心月也不好再拒絕喬錦夕了,不情不愿的說。

“那你在這里等我們一會兒吧!我跟念念先去洗漱,你要是餓了就先去吃。”

一走出寢室,她嘴里就忍不住嘀咕,“喬錦夕是吃錯什么藥了?怎么舍得出去吃飯了?”

楊念念也猜不透,“不清楚,可能真想去吃面也說不定。”

二人很快就洗漱完回來,一進寢室,就聞到一股好聞的桂花香水味。

寢室只有喬錦夕一個人站在書桌前,正低頭在袖子上嗅著什么。

楊念念隨口問了一句,“錦夕,你噴香水了?”

喬錦夕被她的聲音嚇了一跳,手肘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香水瓶,只聽‘砰’一聲脆響,香水瓶子掉到了地上,滾了好幾圈,到了楊念念床底下才停下來。

她一慌,趕緊趴地上把香水瓶撿了回來,再三確認沒破之后,才長吁了一口氣。

后怕地說,“還好沒壞,要不然余先生肯定會……”

反應過來什么,她趕緊改口,“要不然就浪費余先生一番好意了。”

鄭心月聽喬錦夕說香水是余順送的,只覺得很奇怪。

她心里藏不住事,有啥就說啥,“余先生為什么要送給你香水啊?他該不會想追求你吧?”

喬錦夕眼神閃了閃,趕緊擺手,“不是不是,你別誤會,他怎么可能追求我呢?這香水是客戶送給他的,他說這是女生用的香水,他一個男人也用不到,就給我了,我聽他說,這香水很名貴的。”

楊念念看了眼喬錦夕手里的香水,是國產老牌子桂花香水,這種香水不刺鼻很好聞,香味還持久,是良心國貨。

她不知道現在賣多少錢,但是21世紀時,網上才賣九塊九一瓶,現在能貴到哪里去?

看喬錦夕愛不釋手又怕弄壞的樣子,怕喬錦夕被騙,她剛想委婉提醒一下,鄭心月就心直口快道。

“他騙你的,這香水一元錢一瓶,我嬸兒用的就是這個。”

楊念念,“……”果然還得鄭心月啊!

喬錦夕一臉驚訝道。

“這么一小瓶就這么貴,難怪那么香。”

這話一出,倒是把楊念念和鄭心月都給弄愣住了。

想想又能理解了,一元錢對于她們倆來說不算多,對于喬錦夕來說,確實不便宜。

正不知道說什么時,喬錦夕忽然做了一個忍痛割愛的表情,把香水遞向楊念念。

“念念,我的氣質也不適合用香水,我都快要回家了,在家里用這個,會被我媽罵的,送給你吧?”

楊念念詫異地看著喬錦夕,心里越發疑惑,就算喬錦夕不想用,應該把香水送給孟子瑜才對吧?

送她做什么?

她果斷拒絕,“我不喜歡用香水,你留著吧!”

喬錦夕表情有點為難,又好像有點慶幸似的,“這樣啊!那……我就自已留著了。”

鄭心月把洗漱用品放好,沒耐心地催促,“你留著吧!念念不會要的,咱們趕緊去吃飯吧!我都快餓死了。”

喬錦夕把香水小心翼翼地收好,這才跟著她們一起出去吃飯。

因為有喬錦夕在,楊念念和鄭心月沒法暢所欲言,三人之間的氣氛就顯得有點尷尬。

喬錦夕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直在找話題聊天,但張口閉口的,都是在夸余順。

不是夸他有錢就是夸他人品好,鄭心月都聽煩了。

“好啦,你別夸啦!人家都結婚了,再好也不可能離婚娶你的。”

喬錦夕一愣,詭異地問,“你們怎么知道他結婚了?”

她好像從來沒說起過。

鄭心月,“當然是余學長說的啦!他跟余順是堂兄弟。”

“……”喬錦夕咬著唇低下頭不吭聲了。

和之前一樣,三人吃完飯回去,喬錦夕特意找借口跟她們錯開了回寢室的時間。

等她回寢室的時候,孟子瑜果然已經在寢室了。

她沒事人一樣跟孟子瑜聊天,“子瑜,你今天逛街買的什么?”

快放寒假了,孟子瑜心情好,連帶著說話語氣也好了幾分,“我買了點家里的零食帶回去給我爸媽嘗嘗。你今天去家教怎么回來這么晚?”

喬錦夕下意識偷瞄了一眼楊念念和鄭心月,見她們都在忙自已的事情,沒注意這邊,才心虛地回答,“我在外面吃了飯再回來的。”

擔心孟子瑜再問什么,她趕緊轉移話題問,“你給你爸媽買了什么零食啊?我做家教攢了一些錢,也想給我爸媽帶點吃的回去。”

孟子瑜一點邊界感都沒有,盯著她問。

“你攢了多少錢?咱們一個寢室這么久了,你做兼職賺了錢,也沒見你請我吃一頓飯,倒是想著給你爸媽買東西,太不夠意思了吧你?”

“……”

喬錦夕一噎,她不想請,又不知道怎么拒絕孟子瑜,又不惹孟子瑜生氣。

咬了咬牙說,“那我請你吃炸醬面吧?”

“吃什么炸醬面啊?素的要死,我想吃黃雞燜飯。”孟子瑜毫不客氣道。

楊念念本來不想多管閑事,但她實在有點見不慣別人這么厚顏無恥,竟然舔著臉要吃的。

“別人辛苦賺的錢,為什么要請你吃飯?你為人家提供什么幫助了嗎?”

“要你花錢了嗎?”孟子瑜瞪著楊念念理論,“錦夕愿意請我吃,關你屁事?你是不是也想吃?”

鄭心月也看不下去了,沒好氣地接話,“我就沒見過你這么恬不知羞的人,你吃不起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