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統 > 第九百七十八章 手到擒來
    “現在就不要問是什么東西了吧,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讓你的孩子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不是嗎?”妮莉雅西說道。

    “這真的不是我的孩子。”宇智波斑無語的說道:“我只不過是添了一把火而已。”

    “你們的這個國家里面這么多年不是來了很多的魔法師?”宇智波斑說道。

    “我覺得這個東西就像是懷孕。”妮莉雅西想了想對宇智波斑說道:“他們都沒有那個本事,你比較強。”

    “我強什么啊?”宇智波斑無奈的說道。

    宇智波斑怎么也沒有想到,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妮莉雅西竟然還在跟自己開玩笑,看來妮莉雅西一點都不害怕眼前的情況。

    宇智波斑的扦插之術,已經完全刺透了查因廉基的身體,但是宇智波斑能夠感覺到生命的跳動,而且應該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宇智波斑看到查因廉基的身體,就像一團爛泥一樣,突然癱軟了下去。

    然后在地上無數的觸手,慢慢的交織匯集到一起,最后形成了一把黑色的寶劍。

    這讓宇智波斑覺得非常的頭疼,如果把身體給刺透都沒有什么效果的話,那基本上這個東西對于物理攻擊也是完全的免疫了。

    “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宇智波斑看著自己身后的妮莉雅西問道。

    宇智波斑覺得妮莉雅西這個姑娘非常的聰明,應該能想出什么好辦法的吧。

    “我不知道,反正我相信你。”妮莉雅西說道。

    “我覺得只要你在這個地方的話,那問題肯定會解決的。”妮莉雅西笑著說道。

    宇智波斑聽了妮莉雅西的話,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你現在也幫不上什么忙了。”

    “這個東西現在完全對物理免疫,而且對火焰也免疫,我能夠掌握的也只有這兩種能力了。”宇智波斑說道:“但是剛好它對于這兩種東西全部都免疫。”

    “我覺得你要不試一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妮莉雅西說道。

    宇智波斑看著現在這把黑色的長劍,慢慢的向著地面上蠕動了過來,無語的說道:“現在跟它講感情,我覺得還有點太早了吧。”

    “那就沒有什么辦法了。”妮莉雅西說道。

    “我看他好像可以吸附在人的手臂上,然后成為別人的武器。”妮莉雅西想了想說道:“那么如果找到一個愿意收留它的人是不是就可以了?”

    “會有這樣的人嗎?”宇智波斑對妮莉雅西說道:“但是現在的情況是,只要是它依附在了別人的身上,那么它就會控制別人的身體,控制別人的思想。”

    “就是因為讓它提前出來的原因吧,我覺得如果像查因廉基說的,讓它在火爐子里面待上一年的時間,那么它就可以成為真真正正的武器。”宇智波斑說道。

    “現在有你在這邊是最好的,如果沒有你的話,那這件事情可能就真的沒有辦法解決了。”妮莉雅西說道。

    “不要把我想的這么偉大。”宇智波斑無奈的說道:“我其實也沒有什么解決的好辦法。”

     p; 這把黑色的劍慢慢蠕動到了宇智波斑的旁邊。

    “你說它現在怎么不叫你爸爸了?”妮莉雅西看著宇智波斑,笑著問道。

    “因為它現在沒有身體。”宇智波斑說道。

    “剛才查因廉基的身體已經不能使用了,所以它沒有人的寄托的話也就沒有了發聲的可能。”宇智波斑說道。

    “這樣的話,我覺得你比較容易下手了。”妮莉雅西對宇智波斑說道:“如果一個勁的在這個地方叫你爸爸,那你要怎么下手呢?”

    “這倒不是什么難事。”宇智波斑笑著說道:“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我都可以動手的,只不過我現在不知道如何下手。”

    “對于火焰和物理攻擊完全免疫,這就像我以前遇到的雪惡魔一樣。”宇智波斑說道。

    宇智波斑這個時候想起了自己和貝拉奎雀在一起的時候,大雪山上遇到的那種,尾巴上著火的小蟲子。

    和眼前的這把黑色的長劍一樣,他們都是對于物理攻擊幾乎完全的免疫。

    而且它們也是同樣的不害怕火焰。

    “你以前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妮莉雅西看著宇智波斑問道。

    “以前遇到過一次,只不過,主角不同。”宇智波斑笑著回答。

    “那你以前遇到這個麻煩的時候是怎么解決的?”妮莉雅西說道。

    妮莉雅西就知道宇智波斑肯定會有辦法解決的,既然他自己以前都遇到過這樣的麻煩,那對于眼前的這個就相當于是手到擒來了。

    “不知道行不行啊。”宇智波斑說道。

    “那你不試一下的話怎么會知道?”妮莉雅西對宇智波斑說道。

    說話之間,突然從這把黑色的寶劍上面,迅速伸出來了無數的觸手,向著宇智波斑射了過來。

    宇智波斑一揮手,用自己手中的黑色短刺全部砍斷。

    “你兒子好像要附身在你的身上了。”妮莉雅西對宇智波斑說道。

    “它現在可是有點癡心妄想。”宇智波斑說道。

    “如果它真的,寄生在我的身上的話,那么事情可就麻煩了,我覺得你們的這個世界沒有一個人能夠阻擋得了。”宇智波斑笑著說道。

    “你現在就先別吹了。”妮莉雅西看著宇智波斑的樣子,也有點替他擔心。

    不過妮莉雅西現在已經是徹底放得開了,她覺得自己就算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反正現在已經決定跟著宇智波斑那么生死就隨他了。

    所以妮莉雅西現在對于自己的生命安全一點都不擔心,他反而擔心的是宇智波斑。

    眼前的這個男人,帶給她太多的驚喜帶給她太多的希望,所以妮莉雅西現在無限的信任宇智波斑。

    如果宇智波斑真的死了以后,那么妮莉雅西也不會想什么辦法逃跑,她只能接受眼前的這種現實,隨著宇智波斑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你這個孩子。”宇智波斑看著眼前的這把黑色寶劍說道:“剛才一口一個爸爸的叫得這么親切,現在反過來竟然翻臉不認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