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龍王出獄 >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寧殺錯不放過
夜色中,齊天跟張夢兩人行駛在街道上。
張夢向齊天介紹著島上一些可以打探到情報的地方。
“先不去齊天搖頭,“就在島上走走,往監控多的地方去
“你覺得還有人會向我們出手?我們這一路沒有任何破綻
“不需要什么破綻齊天解釋,“登島的時間有限,我們又在那個碼頭露面過,除掉那個碼頭露面的人就行
“其實時間很寬裕張夢想著,“如果我們當時問完消息,做提前訂好機票的飛機前往其余國度,全世界那么多碼頭,我們可能在今天任何時間登島
齊天認可道:“你說的的確是這個道理
張夢心中略微有些得意,但又很快聽齊天聲音響起。
“只是,寧殺錯不放過,無非是除掉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地下世界的小角色而已,殺就殺了
張夢呼吸一緊:“殺就殺了?這都是無辜……”
“我說,你不會不知道什么叫地下世界吧?”齊天用一種很奇怪的目光看著張夢,旋即又露出了解的神色,“不過倒也是,對于你而言,地下世界跟普通社會對比,并沒有什么區別,所以你對地下世界不了解,也正常
“其實解釋起來也簡單,人吃人的世界而已齊天大步向前,“剛進入地下世界的人,想要出名,那就只能踩著別人的尸體上去,或許你什么都沒干,或許你說,你早就賺夠了,想金盆洗手,但這一行,進來的人,就沒有無辜的,別人殺你的原因也很簡單,或許殺了你,能讓我以后動手顯得更加嫻熟一點,那好,你就是我的獵物了
齊天說完,突然站住停下不動,轉過身看去,問道:“覺得我說的對嗎?”
張夢愣了一下:“啊?我覺得……”
張夢的腦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她所認知的地下世界,哪怕動手,也都是利益沖突,或者有背叛什么的,至于隨便動手這種事,張夢真不清楚。
就像是齊天說的那樣,張夢的出身就已經決定了她的地位,在她這個地位,無緣無故動手,麻煩很多的。
可對于剛進入地下世界的那些人來說,無緣無故的動手,太正常不過了。
張夢思索了一番準備回答。
“說的不錯
聲音,是從張夢身后傳來的。
張夢這才注意到,齊天轉過身后,目光并不是看著跟在他身后的自己,而是朝自己的身后看去了。
張夢轉頭看去,發現自己身后,不知何時已經跟著三人。
兩男,一女。
此刻,這兩男一女已經距離張夢很近了,張夢根本沒有察覺,這三人要是想對張夢做些什么的話,張夢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
作為一名擁有著天級實力的人,張夢很清楚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洞察力不錯
來人當中的女性開口,聲音當中帶著一絲贊許。
齊天看了一眼張夢,張夢搖了搖頭,張夢對這三人,并沒有什么印象。
“你是在哪發現我們的?”女人盯著齊天問道。
齊天伸手指了一下:“上個路口
“呵呵女人輕笑一聲,“看樣子我們的水平還得再練啊,那我很奇怪,發現那么早,也不跑,又在這個地方停下來了?”
齊天又伸手指了一下上方:“這里沒有監控,是監控的死角
齊天這話出來的時候,兩男一女都愣了一下。
就連張夢,也同樣如此,張夢在島上生活很多年了,以她的身份,島上沒有哪里是她沒去過的,任何部門,也都對她大開綠燈,監控什么的張夢也都玩過,但她從來不知道,島上哪里是監控死角!
至于齊天口中說出監控死角這句話的意義,大家心里都明白。
“看樣子你對自己很有自信女人說著,將手伸到后腰。
后腰處,掛著一把彎刀。
同樣,那兩名男性,也都將手伸到后腰處。
“你們同樣很自信齊天說道,“按理說,你們執行任務,不應該戴面具的嗎?這是認為,任務目標,必然要死在你們手里是嗎?”
“對龍王殿的規矩倒是了解一些女人將后腰的彎刀抽出。
“我有個疑惑啊齊天問道,“四名掌握游龍的執法隊成員都沒能把人帶回來,反而失去了消息,你們三個又憑什么,敢過來找我們麻煩呢?”
游龍!
齊天的話,可以說是帶著很重要的信息了。
三人聽到這話的瞬間,臉色猛變,隨后對視一眼,緊接著,轉身就跑!
這是在他們已知信息之外的消息!
“哎齊天搖了搖頭,抬起右腳,隨后鏟向地面。
這動作就像是一個人站在那里無聊的踢腿一樣。
緊接著,正在奔逃的三人,兩名男性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至于那名女性,則是向前撲倒,倒下之后還盡力匍匐著。
“活著的你抓住,這兩個我處理
齊天面無表情,走到兩名男性身邊,拎起兩人朝一旁走去。
齊天嘆了口氣,剛剛他之所以說出那些消息,就是要確認一下,過來的人是有著準確消息,還是打著寧殺錯不放過的主意。
顯然,對方是后者。
這也是同樣讓齊天失望的點,龍王殿,號稱最強地下勢力,但發布任務的人,卻是沒有一丁點思考能力。
最好這件事不是什么核心成員做的,如果核心成員只有這種水平,龍王殿這次不滅,以后也得滅。
當德不配位的時候,這個位置,就該讓出來了。
至于所謂的“德”,能代表很多意思。
處理掉兩具尸體,齊天看了眼張夢:“去屬于你的安全屋吧,不要說,你們連這種準備都沒有
“我是沒準備,但我爺爺準備了
沒有打車,齊天就這么將女人扶著,女人的大腿骨剛剛被碎石擊穿,但在齊天的攙扶下,就像是扭了腳一時間不方便而已。
至于女人說話的能力,也被齊天限制,至于方式,路邊隨便一根線纜剝開,將銅絲取出,然后以針灸的方式讓女人的舌頭變得麻木,暫時不能說話。
衛生不衛生這種事,就不在齊天的考慮范圍之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