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乃木坂之全能偶像 > 第278章 失去的她
  空降無論在哪個世代,都是最受厭惡和被詬病的,

  可以想象一周后播出本集斗狗,5CH上如浪潮般洶涌的謾罵、質疑和抨擊,會怎樣淹沒這位僅有十六歲的少女,

  讓我們從蘭世的視角中拉回來,

  充滿血與淚的第七單,將怎樣收場?

  十七人之一,16號,平家公主,默默地看著強忍憤怒的大家,

  老實說,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連未來都充滿迷茫,在失去系統后,又踏上了再次尋找答案的道路嗎?

  S技能都不存在,跳舞和學習怎么辦?

  站在臺子上,身高快的她,視野非常開闊,因為是階梯向下站立,每個人的小動作都被一清二楚,

  麻衣樣稍微鼓了一下掌,即使看不到她正面的表情,但是肢體語言的僵硬,讓重新返回乃木坂的大公主直接看愣了,

  橋本奈奈未全程象征性地拍了拍手,這和剛開始選拔新加入了像衛藤美彩這樣新人的鼓掌完全不同,敷衍著鼓掌毫不掩飾自己的反抗。

  松村蘋果比較熱烈,誰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整個乃木坂,平櫻希一直覺得松村沙友理最聰明,

  你永遠搞不懂她是真傻還是在裝傻。

  最興奮最熱烈的是少年——生駒里奈,她不停贊許點著頭,完全不顧旁邊快要裂開的隊友,

  讓平櫻希最詫異是比較熟悉的兩位隊友,

  因為錄制結束,她才發現二人的不對勁,

  西野七瀨把手抬到腰線以上,一點要動的意思都沒,她就這樣矗立在臺上,完全無視了新C猴莉,轉過頭看了一樣奮斗到今天的一期生,

  面色如碳的西野七瀨,連鼓掌都這種客氣都不想裝了,

  她完全不理解,也不明白,在上行的大家,為什么會被一位剛進來沒多久的新人打敗,

  吶,

  被拋棄吧,

  被拋棄了呢......

  強忍著淚水,跳下臺子,頭也不回的沖了出了演播廳的大門,留下一路驚詫的staff桑,

  花花也和她一樣,直接沒抬手,解散的大家,嘴里都在說著什么聽不清的話,當平櫻希靠近生田花花的時候,

  第一次驚訝于出身東京高產家庭的她,也會從嘴里蹦出臟話,

  堀未央奈已經回到了她們二期生的團隊中,接受著同期的道喜,

  那她就不必掩飾什么了,

  霓虹精的臟話詞語非常匱乏,來來回回就那么幾句話,不過在氣急的花花嘴里,變得有意思起來,

  “這種丑女,怎么不去死。”

  “腐ったチ〇ポ野郎!”

  “生前葬!!”

  在霓虹,讓人去死,是最大的侮辱,也曾經壓倒無數自殺絕望的前輩,

  驚訝地張開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花花,

  在她的印象中,她從來沒有這樣說過重話,這樣氣急敗壞的臟話...也許是種反差萌?

  牙敗牙敗,這個乃木坂,怎么大不一樣?!

  我也就消失了幾個月,都變得這么暴躁......不想直面眾人消極情緒的公主大人想偷偷溜走,卻被花花緊緊抓住了雪白胳膊,

  “你干嘛?”

  “不干嘛。”

  “快點松開我。”雖然已經走到了演播廳的后場,像僵尸一樣步行的一期生們,停下了腳步,默默看著兩人,“真拿你沒辦法,有什么事情關起門再說,別給別人看笑話。”

  聽到這句,停滯的隊列,又重新開始動起來,

  穿過長長的地下走廊,穿過明媚的前庭,穿過無數緊閉的辦公室與會議室,乘坐電梯,她們回到了開始的地方,

  除了兩三位年下需要趕去學校,還有獨自沖出去的西野娜娜賽,現在算得上全員集中,

  椅子不夠,例如齋藤優里,就雙目無神地靠墻坐在地上,連平時最注意的干凈也完全不在乎了,

  如果靠近她喃喃自語的嘴唇,或許會聽到:一切都結束了,這樣的語句.......

  二期生還有將近十位,如果像今天這樣蠶食本就不多的選拔位,

  一期生的未來,完全可以預見,

  ——黑暗與絕望。

  平櫻希看著這群垂著頭的偶像,竟不知道說什么好,

  沮喪的氣氛算是最輕的形容,名為憤怒的壓抑,名為絕望的死氣,籠罩在除了她和生駒以外的所有人身上,

  剛剛還笑著鼓掌的松村沙友理,同樣雙眼噙滿淚水,鯰魚須一樣的兩頰長發,第一次被她用發夾夾在了腦海,

  她拋下了偽裝,已經碎掉了。

  生田繪梨花更為不堪,止不住的眼淚,像泉水一樣噴涌而出...

  “咚咚咚——”

  門外是南鄉唯的敲門聲,“私密馬賽,我進來了,因為還有通知沒講完,需要告知大家。”

  咔嚓,

  擰了擰門把手,沒有擰開,經紀人桑發覺自己被鎖在了這間房間外,

  “開門,請不要讓我擔心。”

  不死心的又拍了拍門,得不到一絲回應,死寂的室內,好像無人存在,有且僅有默默地綴泣,

  “真不讓人省心...”嘟囔了這么一句,聽到的是他漸漸離去的皮鞋腳步聲,

  星野南是少數幾位沒有哭泣的成員,心大就是好,她只覺得大家對待堀未央奈是否有些殘忍了,

  年少不知愁滋味,家庭條件不錯的她,總歸是有后路可選的,

  有些人孤注一擲,拋棄一切來當偶像,可不想灰溜溜地逃回老家,為此大家付出了很多,不被本地土著理解,完全情有可原。

  人與人的情況,終究是不一樣,

  沒傘的孩子,需要努力奔跑。

  在這聽取哭聲一片的房間內,花花突然開口了,因為她知道,無論何時,能帶領大家喊出努力、感謝、笑顏的修羅雪姬,會再次帶領大家走出陰霾,

  “吶...希..希醬。”

  “我在。”

  “接下來的路,我們...該怎么辦?”那個臭女人,仗著大人們的淫威,已經爬在了我們的頭上,

  我們..究竟該怎么辦?

  所有人都看向她,突然就使得修羅雪姬慌了神,

  從北陸回來沒多久,剛剛解決了足球小子,現在又要當保姆?

  “我...我...”囁嚅了半天,卻沒有說出讓大家振奮的話,

  系統的離開,仿佛剝奪了她的勇氣人格,讓她緊張地完全開不了口,看著一雙雙期冀的目光,她沒法違心說出什么安慰的話,

  事情都已經這樣了,無法改變,就算是她也不能干涉運營,這是在做偶像前,和爺爺約好的事情。

  “你說話啊...求求了..說點什么吧。”

  開口的是白石麻衣,她懇求地看著勇敢無畏的希醬,能用利劍斬碎一切的少女,一定可以讓大家走出陰霾的,

  一定可以的,

  沉默了半晌,

  蹦出的三個字,徹底擊碎了大家僅存的期望,所有人的眼神,漸漸黯淡了下去,

  像蠟燭被風吹滅那樣,消散在風中,

  “對..對不起。”

  深深埋下頭,擰開反鎖的門,還沒適應這大不一樣的乃木坂,逃避一切的她快步走了出去,

  剛才,

  平櫻希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

  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激勵大家,

  勇氣這種東西,再一次失去......和前世一樣,懦弱無比的林真希,從高樓跳下去的絕望感覺,回到了這具現在戰栗無比的身軀中,

  呵呵,原來勇敢的并不是我,而是離去的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