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喬若星顧景琰 > 第1216章 藥拿錯了

韓若星愣了一下,“我沒有——”
顧景琰打斷她的話,紅著眼道,“你不用說,我感覺得出來。”
“你感覺個鬼啊!”韓若星沒好氣拍了他一巴掌,“你以為我不想使喚你嗎,我是看你跟二叔斗爭忙的焦頭爛額心疼你!除了發布會答謝宴那一晚,你這陣子有一天睡覺超過六小時嗎?你看你的黑眼圈,上回吃飯,我哥還偷偷問我,說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看上去跟被誰吸干精氣一樣。你比我一個懷孕的人還累,你沒有感覺嗎顧景琰?”
顧景琰……
他沉默了一會兒,忽然說,“你心疼我?”
韓若星服了,瞪他一眼,“不心疼!我恨不得你二十四小時焊在工作高位上,賺錢給我們娘仨花!”
顧景琰很高興,又有些茫然,低聲說,“你不是喜歡錢嗎,我想多賺一些,你多拿一些心里就踏實一些。”
韓若星一巴掌拍開他,“你累出毛病了,我要那么多錢有什么用!別想把養孩子的責任全壓在我身上!你要是熬出毛病,我就拋夫棄子,帶著你的家產改嫁!”
顧景琰一愣,忽然有種“熬了這么多年,終于特么比錢地位高了”的不真實感。
他伸手抱住韓若星,低聲道,“我有分寸的,阿星,你懷孕身體上的辛苦我不能幫你分擔什么,但是其他方面,你盡可以交給我。”
韓若星趴在他的肩頭,拍了拍他的胳膊,低聲說,“知道了,交給你做。”
正說著,門被敲響了。
顧景琰松開她,低聲道,“我出去看看。”
陳西來了,一起來的還有單一朝。
“顧先生,你太太沒事吧?”陳西主動開口,“單先生很擔心,讓我帶他過來看看。”
顧景琰神色冷漠地看了兩人一眼,冷硬道,“不勞兩位操心,回吧。”
單一朝的臉色有些蒼白,陳西說,“顧先生,單先生也不是故意的,他不知道你太太懷孕了。”
“這不是知道不知道的問題,我太太受院長委托,三更半夜跑來醫院關心一個素不相干的人,她一片好心,憑什么遭這份罪?”
單一朝蜷縮著手指,好半天才道,“對不起,我不該動手,能告訴我她現在怎么樣嗎?”
顧景琰看了她一眼,對方眼中有著濃厚的內疚和惶恐,她真的很害怕韓若星出事。
顧景琰收回視線冷冷道,“臥床觀察。”
單一朝說,“她住院調養所需的一切費用我會負責的,真的很抱歉。”
“你覺得我們在意那點醫藥費嗎?”顧景琰沉聲道,“你要真是覺得抱歉,就好好住院,把身體養好,她也好跟院長交差。”
單一朝沉默了片刻,還是說了句“對不起”。
回應她的事顧景琰摔門的聲音。
病房內,一直在聽墻角的韓若星,見顧景琰進來,壓低聲音道,“你戲太過了,多少有點泄私憤的意味。”
顧景琰冷哼,“我又不是專業的,我演戲沒有技巧,全是感情,憤怒之情!”
韓若星……
單一朝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轉身離開,背影多了幾分佝僂,陳西上前扶他,他也沒有像之前那樣抗拒。
回到病房后,他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陳西抱著牛牛坐在陪護椅上打盹,單一朝翻了個身,陳西便被動靜驚醒,低聲詢問,“單先生,怎么了?要水嗎?”
單一朝搖頭,抿唇說,“你回去吧。”
陳西說,“等天亮吧,晚上輸液得有人盯著,不然輸完了也不知道。”
單一朝看了一眼她懷里的孩子,沉默了片刻說,“那你把孩子放我床上,你不休息,他還要休息。”
單一朝住的事單人間,病床一米二寬,睡一大一小兩個人足矣。
陳西沒怎么猶豫就把孩子放到了床上,起身給單一朝倒了杯水。
護士過來給她送藥,提醒她服用,單一朝忽然道,“錯了。”
護士一愣,“什么。”
單一朝淡淡道,“藥拿錯了。”
護士皺眉,低頭一看,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她弄錯了兩個病號的藥。
慌里慌張給換了回來,小護士才松了口氣,低聲和單一朝說著感謝的話。
單一朝淡淡道,“既然選擇了這一行,就要對這份工作心存敬意,對每一個生命負責,不是次次都這么幸運的。”
小護士面紅耳赤,留下藥就匆匆走了。
陳西好奇道,“單先生,您怎么知道藥拿錯了?”
單一朝偏開頭,沒說話,就在陳西以為他不會回應的時候,聽見他輕聲道,“我以前是個醫生,那些藥,我很熟悉。”
“怪不得您之前給牛牛處理傷口的時候那么熟練,”陳西笑了下,“您一定是一位很厲害的醫生吧。”
單一朝手指顫了顫,嘴唇翕動了一下,無聲道:不是。
沒有聽到回答,周西也沒有再問,她把陪護椅撐開,打算小睡一會兒。
剛躺下沒多久,就聽見單一朝說,“陳西,你幫我送個東西吧。”
陳西一下精神起來,“好啊,送哪兒?”
單一朝從桌上拿過紙筆,慢吞吞寫下一個地址遞給陳西,“去這個地方,找一個叫鹿青的,你把這個給她。”
說著從手腕上卸下一塊兒老式手表,交給了陳西,“帶她來見我。”
轉眼,那塊兒手表就到了韓若星那里,她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么名堂,干脆給了顧景琰。
顧景琰拿起來仔細查看了一番,指著一行細小已經磨損的痕跡,低聲說,“這是醫院的logo,她要聯系的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當年的知情者之一。”
韓若星頓時來了精神,終于來了!
只不過她給陳西的那個地址,和名字卻是韓若星不曾聽過的。
當年那四個醫護資料她都看過了,并沒有一個叫鹿青的人,難道知情的還有第五個人嗎?如果是這樣,那是不是有找到新人證的可能了?
顧景琰一刻不敢耽誤,馬上讓人著手調查那個叫鹿青的人。
單一朝給的地址早就不存在了,畢竟這么多年,什么都變了,不過鹿這個姓氏還是比較少見,所以只用了兩天,顧景琰就查到的鹿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