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裙下臣李翊免費閱讀 > 第67章 一切都聽你的

陸晚打開包裹一看,里面裝著的,是一套男子的衣物。
陸晚明白過來,李翊是要讓她女扮男裝瞞過大家,同他外出踏青。
雖然覺得不妥,但陸晚心里又蠢蠢欲動,猶豫道:“這樣……真的可以嗎?”
說罷,她又看向手邊的嫁衣,遲疑道:“可是,我還要留在家里繡嫁衣的……”
李翊輕輕撫著她的手,溫聲道:“嫁衣可以慢慢繡,可春光不等人,錯過了這一次,又要等來年了。”
他又道:“我今日去北郊大營,沿途看到無數男女老少相攜出城踏青,他們沿河看柳,在山野間漫步,還有好多人放起了紙鳶,甚是熱鬧。當時我就在想,若是你也在,你定是十分喜歡的!”
陸晚聽了他的話,內心頗是觸動。
等聽到他描述城外的風景,她更是向往起來。
她抬頭看向李翊,不解問道:“殿下,祖母她們總是教導我要恪守規矩,特別是做了你的王妃后,我更加要謹言慎行,不能行差踏錯一步。可為何你又不讓我這么做?”
李翊看著她純真的星眸,心底越發柔軟下去,緩聲道:“我讓你嫁給我,是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后,會更加幸福快活。我不想看到因為我的身份,給你戴上一層枷鎖,我希望你永遠開開心心的。”
李翊至今還記得,她十歲生辰那次給他寫信,在信里興奮的告訴他,她在莊子里結識了一群同齡的小伙伴,她們帶著她上山撿蘑菇,下河捉魚,好不快活。
從那時起他就知道她的內心,向往自在的生活。
如此,他一定會如她所愿……
李翊的話,打消了陸晚心里最后的顧慮。
她甜甜一笑,爽快道:“好,那明日你來接我。”
……
翌日一大早,李翊便衣簡裝來到鎮國公府側門,悄悄接了易裝過后的陸晚出門,兩人乘車徑直出城往城郊去。
一路上,李翊總是盯著陸晚看,陸晚被他看得不自在起來,扯著衣袖嗔了他一眼:“你干嘛一直盯著我?”
李翊笑道:“我第一次看你穿男子的衣裳,當然要多看幾眼。”
陸晚身形嬌小玲瓏,膚白貌美,那怕褪下女裝換上男裝,也是個唇紅齒白,俊美出眾的俏公子。
陸晚第一次穿男裝,有些難為情,忍不住抬手遮住臉,害羞道:“不許你看,你就喜歡看我的笑話……”
李翊拿下她的手,逗她:“你小時候像個小乞丐的樣子我都見過,你還怕什么?”
提起小時候的往事,陸晚越發羞赧起來。
可是沒想到,下一刻李翊從懷里掏出一塊藍布帕子,問她:“這個你還記得嗎?”
陸晚正好奇他從何處尋得這樣一塊丑帕子,李翊已道:“你自己的東西,都不記得了?”
經他提醒,陸晚才想起這塊丑丑的帕子,正是自己小時候送給李翊的。
反應過來的陸晚,頓時面紅耳赤,羞惱道:“這么久的東西,殿下怎么還收著?你快扔了吧!”
李翊卻將帕子整齊疊好,再收進懷里,鄭重道:“這可是你送給我的帕子,怎么能扔?”
陸晚想到了什么,瞪大眼睛看著他:“你的意思,我給你做的帕子,你都收著?”
李翊得意挑眉:“當然!”
想到自己有那么多丑帕子留在他手里,陸晚頓時有種被他拿捏到了自己糗事的感覺,頓時難堪起來。
她紅著臉軟下聲音同他商議:“那些帕子都是我小時候手藝最差的時候繡的,實在拿不出手……你把它們還給我啊,我重新給你做新的好不好?”
李翊看著她愁眉苦臉的樣子,臉上笑意更濃,忍不住伸手撫了撫她的臉頰,道:“不行,這些帕子我要珍藏起來,一塊都不會丟,等將來咱們的孩子長大了,我要拿出來給他們看,告訴他們,這些帕子是他們阿娘送給阿爹的定情信物……”
陸晚沒想到男人的動作那么溫柔,開口卻冷酷的拒絕了他,頓時又羞又惱,賭氣道:“誰說要跟你生孩子……”
說罷,扭過身子不理他。
李翊從身后抱住她,哄她道:“好了,別生氣了,我帶你去騎馬吧,這種天氣,騎馬最舒服了。”
一聽騎馬,陸晚眸光一亮,忘記還同他置著氣,興奮道:“真的嗎?萬一被人看到怎么辦?”
李翊掀開車簾給她看,“放心,我們已離開京/城很遠了,且這里過往人少,不會被人看到的。”
說罷,就喊停馬車,喚來他的踏風,抱著陸晚一個漂亮的翻身騎上馬背。
踏風又高又壯,陸晚那怕靠在李翊的懷里,第一次騎馬的她還是害怕,忍不住抓緊李翊的手。
李翊一只手摟著她,一手握繩,輕夾馬腹,踏風已四蹄揚塵,朝著前方奔馳而去……
一路上,風和日麗,春光正濃,李翊駕馬帶著陸晚奔馳在遼闊的山野間,微風拂面吹來,滿滿的全是春天的氣息,令人心曠神怡。
踏風跑出一段距離后,陸晚漸漸適應上了騎在馬背上的感覺,全身放松下來,越發享受起騎馬飛馳的暢快感覺。
她不覺回頭對李翊道:“殿下,你教我騎馬吧。”
李翊一口應下,道:“我正有此意,以后我們要隨父皇去秋狩,你若是不會騎馬,就會少了許多樂趣。”
陸晚開心極了,道:“那等我們成親后,你必須好好教我。”
李翊看著她滿面春風的開心樣子,心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暢快,摟緊她在懷里,臉頰挨著她的側臉,附在她耳邊低笑道:“是不是開始盼著早點與我成親,做我的翊王妃了?”
陸晚被他的氣息弄得耳朵癢癢的,臉頰上也飛起紅云,想躲開他,卻無處可躲。
李翊覆唇上去,親了親她的嬌唇,繼續道:“阿晚,我想好了,等我們成親后,每年的春日我們都要出來踏青,等我們有了孩子,就帶孩子一起來,你說好不好?”
陸晚身子軟軟的靠在他懷里,嬌羞的點了點頭。
得到她的回應,李翊越發開心起來,向往道:“我還想好了,到了那時,我教兒子騎馬,你帶著女兒摘花,我們一家開開心心的玩個痛快。”
李翊向往的一切,也是陸晚向往的,她紅著臉幸福笑道:“一切都聽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