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裙下臣李翊免費閱讀 > 第68章 大婚(終)

幸福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春去秋來,兩人大婚的日子到了。
李翊與陸晚的大婚定在七月初七,也是民間一年一度最是熱鬧的乞巧節。
而今年的乞巧節因為翊王的大婚,更加熱鬧。
前太子離世后,雖然晉帝還沒有正式下旨冊封李翊為太子,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太子之位已非李翊莫屬。
因為成年皇子里,就只有他和三皇子李睿,可李睿在摻與到德妃與前皇后的斗爭中后,其狼子野心暴露無遺,已遭到了晉帝的厭惡,太子之位于他已是無緣……
所以,對于翊王的這場婚禮,朝廷內外都非常重視,連晉帝都領著蘭貴妃出宮,親臨翊王的大婚。
如此,為了一睹天家圣顏,整個京/城的人,都來觀摩這場盛大的婚禮……
一大早,長街上就擠滿了看熱鬧的百姓,吉時一到,翊王府長長的迎親隊伍,帶領著數不清的聘禮,浩浩蕩蕩的從翊王府出發,往鎮國公府迎親。
隊伍的最前面,一向以清冷面孔示人的翊王,今日換上了大紅的喜服,整個人容光煥發,嘴角還帶著笑,與平時冷冰冰的樣子大不相同。
大家看著俊美出眾的新郎倌,再看著鋪滿長街的十里紅妝,頓時對陸家長女陸晚羨慕不已!
翊王才貌雙全,不日就會入主東宮,有權有勢,還對陸晚深情不移,真真是世間難尋的好夫君。
為了應景,長街兩邊的茶鋪里,說書先生們繪聲繪色的講述著翊王與陸家女從相識相戀再到情定終生的動人故事,直聽得聽客們嘖嘖稱贊不已。
在一片贊嘆聲中,李翊的迎親隊伍浩浩蕩蕩的來到了鎮國公府。
迎親隊伍一到,鎮國公府門口響起震天的鞭炮聲,連內院里都聽得清楚。
陸晚天未亮就被嬤嬤們從床上拉起來梳妝打扮,諸多繁瑣的行程下來,她本來已經有些累了,這會又被外面的鞭炮聲和鼎沸的人聲給震清醒過來。
大家都笑嚷道:“翊王來接親了……”
一聽到李翊的名字,陸晚在蓋頭底下都忍不住紅了臉。
很快,耳邊傳來紛沓的腳步聲,還有大家對新郎倌的夸贊聲,連蘭英在看到李翊進門后,都忍不住附到陸晚耳邊低聲笑道:“姑娘,殿下今天很是不同呢,像換了一個人……”
陸晚與李翊相識多年,早已將他的樣子刻進了心里,不由好奇他還能變成什么樣子。
她很想掀起蓋頭看看,可身邊的喜娘和嬤嬤們都盯著,陸晚不敢胡來,只好忍著。
可李翊牽著她的手接她出門時,她感覺他的手,還是和以往一樣溫暖,還是熟悉中的感覺,并無不同……
一路行去,李翊都緊緊牽著陸晚,等踏出府門上花轎時,李翊不顧規矩,卻是彎下身子抱起陸晚,將她送上花轎。
四周響起笑聲,陸晚在蓋頭下都紅了臉,可李翊卻什么都不顧,俯下身子在她耳邊低聲道:“阿晚,我們終于成親了!”
男人聲音低沉,卻帶著難掩的激動與歡喜,陸晚不用看,也知道他此時臉上的笑意有多開心了。
陸晚不覺在蓋頭下也笑了,將頭輕輕靠在他懷里……
迎親隊伍順利返回翊王府,接下來的大婚儀式無比的復雜繁瑣,幸而有李翊在陸晚身邊,牽著她的手,帶領她順利完成所有儀式……
不覺間,暮色降臨,圓月高懸,陸晚被送進了洞房里。
將陸晚送入洞房后,李翊并沒有同前面的賓客應酬太久,很快就返回洞房。
大家都笑稱翊王殿下是迫不及待的想看新娘子了,李翊笑著默認了。
他確定是無心醉酒,只想來看他的新娘子。
當喜秤挑開陸晚蓋頭的那一刻,李翊的雙眸一振,再也移不開了。
陸晚的美,他早已知道,但身著鳳冠霞帔的她,更是明艷照人,美得不可方物。
四周眾人看到翊王一副癡怔起來的樣子,不覺都偷笑起來。
而陸晚也同樣被眼前的李翊怔愣住。
李翊一慣喜歡穿著玄色衣服,陸晚從沒看過他穿過顏色鮮艷的衣裳,卻沒想到他穿紅色竟然這么好看。
他身姿挺拔,一身大紅喜服穿在身上,顯得他風姿卓絕,玉樹臨風,竟比京/城那些紈绔公子們,更加俊美飄逸。
陸晚暗忖,難怪連蘭英那般大大咧咧的性子,都看出他今日的不同,他今日與往常,確實是太不相同了。
喜婆也在一旁嘖嘖稱嘆道,她做了這么多年媒,還從沒見過這么登對出眾的一對新人。
聽到大家的夸贊聲,陸晚還沒飲合巹酒,已似喝醉了般,滿臉緋紅。
等喝了合巹酒,她更是星眸如醉,春色無邊。
李翊眉眼帶笑,心情萬分愉悅,大手一揮,重賞眾人。
大家領了賞,都識趣的趕緊退下。
屋內安靜下,只聽到兒臂粗的喜燭爆花的聲音。
陸晚坐在寬大的喜床邊,想到教習嬤嬤們教她的那些事情,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李翊來到她的身邊,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陸晚羞澀的低下頭:“你看著我做什么?”
李翊看著眼前心心念念想娶的人,心里激情澎湃,千言萬語都無法表述他此刻的心情。
他盯著她,癡癡看著,最后動容道:“阿晚,你知不知道你今晚有多好看。”
聞言,陸晚越發嬌羞起來,小手捏著衣角將頭垂得更低。
李翊伸手替她取下頭上沉重的鳳冠,輕輕撫上她的面頰。
男人滾燙的手指撫上來的那一刻,陸晚全身微微一顫。
不等她反應過來,男人的熱吻也接接踵而來。
李翊撬開她的唇舌,貪婪吸吮著她嘴里的甜蜜滋味,將壓抑的相思都釋放出來。
自從那一次在書房里情不自禁吻過她后,他一直貪戀著這種滋味,只是為了克守禮制,后面他不敢再冒犯她,天知道他這段日子忍得有多辛苦……
兩人的嘴里都還殘留著合巹酒的氣味,而正是這絲醉意,更令李翊意亂情迷。
他打橫抱起她,放到了床榻中間。
躺在大紅被褥間的陸晚,似枝頭初綻的花蕊,嬌艷欲滴,又惹人憐愛。
李翊看著眼前的嬌妻,不覺放緩了動作。
她那么嬌嫩,他怕會弄痛她。
可身體里的原始欲望又讓他幾欲癲狂。
陸晚感覺到了他的遲疑。
成親前,教習嬤嬤們已教過她成親這晚要做的事,她看懂了李翊眸光里欲望,自是明白接下來要做什么。
如此,她沒有躲避他灼熱的目光,而是抬起雙臂,攀上他的脖子。
這一動作,鼓勵到了李翊。
他親吻著她的耳珠,沙啞著嗓子在她耳邊道:“阿晚,聽說第一次會有些痛……我會盡量輕一點……”
陸晚將臉埋在他懷里,顫著嗓子,輕輕‘嗯’了一聲。
應下這一聲后,后面的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與他共赴巫山的那一刻,陸晚如置身在云端,忘乎了所有的事情。
最后一絲理智提醒她,她忘記了一樁頂頂重要的事,那就是向李翊要回她送給他的那些丑帕子……
可眼下,她已沒有氣力開口向他要了。
最后,陸晚只得安慰自己,罷了罷了,她是要與他過一輩子的,一輩子的時間那么長,她定會找機會向他要回自己的丑帕子的……
(番外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