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3章 坐上賭桌
  下定決心很容易。

  因為根本就沒有選擇。

  可是難度太大了。

  畢竟時間僅有三十分鐘。

  即便這次機會千載難逢……可自己能抓得住嗎?

  和這十幾年來的學業有所不同,這一次,單純憑借超人的毅力和努力無法完成任務。

  想要破解線索,達成目的,這不僅需要縝密的邏輯思維和無比細致的洞察能力……

  最為重要的,則是一些小小的靈感。

  “靈感……”

  “靈感……”

  李爾催促著自己,同時也是在用這種方法提高自己的專注程度。

  要知道,在思考著的時候,很容易就會陷入到空泛無所憑依的空白之中。

  而一旦進入到那種狀態,區區半個小時的時間,將會迅速流逝。

  好在李爾對于調動大腦有著特殊的技巧。

  這是十余年來高壓之下得到的基本素質。

  他掃視著眼前的一切,心跳在不經意間開始加速。

  當大腦高強度運作時,身體的養分向腦中供給,似乎一切能量和氧氣都在體內消失,那種窒息感他很熟悉。

  此時,李爾的腦海之中有太多細節飛快閃過。

  “房間里沒有搏斗痕跡。”

  “熟人作案?”

  “不能稱之是人……”

  “相熟的叛逃構造體?”

  構造體技術發展至今,軍方本來準備報銷的構造體經常性的會流入到黑市。

  這也是這些年來聯邦首都星圈之中犯罪率上漲的核心原因,具體情況李爾不是很清楚,但據傳這些構造體很容易失控。

  但現在這不是重點。

  更多的聲音在腦海之中快速掠過:

  “如果是相熟的叛逃構造體,不會被中央智腦記錄到這夫婦的社會關系里,會有所疏漏也有可能。”

  “只是排查社會關系這一點……”

  “在這三十分鐘里是不可能了。”

  李爾此刻又扭頭看向門口:

  “房間門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這個公寓的房間門用的都是老式的機械鎖……沒有被黑入的可能……”

  “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又大了幾分。”

  “可是為什么要殺了這對夫妻?”

  “動機呢?”

  即便是叛逃構造體,在下城區想要好好活著,也一樣要夾起尾巴……

  一般來說是不會犯下這種疏漏的。

  對于構造體來說,生存壓力比人類要輕上許多,隱藏好身份,可以活到核心電池報廢。

  那么動機就顯得尤其至關重要了……

  發生了什么?

  六個月里去上城區殺了七個人……

  那么他是一個可以自由穿梭于上城區和下城區之間的叛逃構造體?

  偷渡?

  此時,站在李爾身前不遠處的約里,正在拿著全息面板看著剛剛列好的房間物品清單看著。

  從他不斷踩動的腳步就能看出來,此刻的約里顯得相當煩躁。

  雖然是看著全息面板,但是手指遲遲沒有滑動。

  李爾能理解此時他這種因為過于焦急而導致大腦一片空白的狀態。

  而這對于李爾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李爾默不作聲的向前挪了半步,越過約里的肩膀,看到了面板上的字跡。

  【案件編號:ZC3038400411-A】。

  【報案渠道:中央智腦危機事件核查機制。】

  【案發時間:聯邦歷840年4月11日晚,約23:30:44】。

  【死者:杰斯·阿洛克,三十四歲,死于胸口刀傷。】

  【死者:莉莉·霍伊爾,三十二歲,死于頭部鈍器重擊。】

  【失蹤:黛絲·阿洛克,十四個月,死亡概率%】

  【本案符合案件AA1008391011-S連環兇案特征。】

  【犯罪可能超過40%嫌疑人:無】。

  【家庭存款:-。】

  【案件關聯:七例】。

  接著,就是房間之內的物品清單了。

  包括生活用品,甚至是破舊的手工兔子玩偶在內,事無巨細的全部列在了清單之內。

  可對于李爾來說,真正讓他有些意外的,是失蹤的黛絲·阿洛克。

  “十四個月的孩子??”

  “受害者有三人?”

  “中央智腦沒有判斷出有作案動機的嫌疑人?”

  “真是隨機殺人?”

  鈍器重擊……

  利器刺穿……

  并且失蹤一名女童……

  失蹤?

  為什么會失蹤?

  黑市上有什么人口交易嗎?

  和此前的那幾樁連環兇案不同嗎?

  李爾雖然臉上表情未變,但是心中卻是覺得有幾分怪異。

  “雖然和此前的連環案件手法相同,但并沒有聽說過此前有過失蹤案件……”

  “說到底我也不知道那個連環兇案的具體細節……”

  “真麻煩啊。”

  時間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此刻他雖然正在思考,可卻始終游移在狀況之外。

  李爾腦海之中的那條線,正錯綜復雜的發展著,分散出了許許多多的分支,卻又彼此糾纏。

  是一團亂麻。

  雖然李爾也隸屬于下城區巡察署,但他畢竟正處于實習期。

  如果不是因為他配給了一臺構造體,怕是此時根本不會站在這個案件現場了。

  有關于那個連環兇案的細節,他也是一無所知。

  他不知道這些前輩們是否知道那個案子的細節,此時也無從判斷他們是否注意到了這個“失蹤”的異常。

  “按照正常的邏輯判斷,他們不該沒注意到。”

  “問題在于很難通過我的視角去判斷他們的邏輯……”

  “目前這個方向上的線索,只能暫時當做未知了。”

  這么想著的時候,李爾的視線仍然落在約里手中的光屏上,試圖收集到更多的線索。

  身邊同僚們的聲音極其嘈雜,激烈的討論聲音之中又飽含著無比復雜的情感。

  希望明明就在眼前,似乎唾手可得,但實際情況卻是如此令人無奈。

  李爾并未在意這些聲音,他要竭盡全力將眼前的畫面印入到腦海之中。

  【付費洗衣設備】、【付費烘干設備】、【付費加濕設備】、【付費空氣裝置(損壞)】……

  【B3型變壓器】、【付費電力供給設備】、【手工制成玩偶】……

  【全息投影設備】、【非法信號接收器】、【非法公共電力接入設備】……

  零零總總數百件相關的物品名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看著這些,加上中央智腦提供的身份信息和勞動合同信息,李爾腦海之中甚至浮現出了這個小家庭的日常畫面。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慘劇……

  那些欠款應該很快就能還完了。

  可即便是這個家庭的大概畫面已經如此清晰的展現在了李爾面前,但仍然沒有對案件本身起到任何作用,那個兇手仍然隱藏在這無比平凡的一切背后,沒有露出絲毫馬腳。

  李爾飛速思考著,試圖將這案子里面的因果關系捋順。

  當他開始這種絕對專注的思考時,似乎進入到了某種相當空靈的狀態之中。

  恍惚之間,自己大腦之中縈繞著的那些字符,開始在眼前跳動了起來。

  【非法公共電力接入設備】、【B3型變壓器】、【食物烹飪設備】……

  【非法破解后的清潔設備】、【黛絲·阿洛克】、【攪拌設備】、【付費空氣裝置(損壞)】……

  【受害者死亡時間:840年4月11日,23:30】……

  【下城區巡察署到達現場時間:840年4月12日,01:04:33】……

  這些字符在他眼前與現實世界重疊,紛紛落在了他們該在的地方。

  在他眼前的那些同僚們已經消失,似乎房間之中只剩下了他自己。

  而幾個新的身影開始在視線之前活動,開始演繹起了這個犯罪現場之中發生的一切。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結束的也太快。

  當周圍再次開始變得嘈雜,李爾的瞳孔變得擴大了幾分。

  他眼神有些虛無的看著天花板,甚至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謎底……”

  “就在謎面上嗎?”

  李爾的大腦之中迅速開始梳理自己剛剛想到的一切。

  伴隨著思考,李爾逐漸發現情況變得越發的復雜。

  “這樣下去……不行。”

  李爾的眉頭略微皺了皺。

  “這只是我的推理。”

  自己好像是找到了最為至關重要的線索。

  但歸根結底也只是“好像”。

  即便再怎么邏輯自洽,再怎么閉環,這也只是一種可能性而已。

  沒有切實的證據。

  如果以自己現在實習探員的身份,想要確認證據,那就勢必要分出功勞給在場的其他人。

  “所以……要賭一把嗎?”

  李爾的眼神變得有些凝重嚴肅。

  賭,這對于一名橫跨星空在遙遠星域的間諜來說……是太過奢侈的選擇。

  賭贏了,就是得到去往上城區的門票。

  賭輸了的話,面對著五年的最后時限,想要真正走入到聯邦高層,想要接觸到那些與構造體制造相關的機密……那簡直是天方夜譚一樣了。

  那么自己的終局,就已經擺在眼前。

  在生死的選擇之中,答案就已經變得很明顯了。

  他眼神之中的思忖一閃即逝。

  無論輸贏……

  自己必須要坐上這張賭桌。

  他的視線從虛焦變得再度凝實,天花板上的那臺壞掉許久的付費空氣凈化設備落入眼簾。

  李爾重新低下頭,看向了約里手上的那塊全息光屏,再次沉浸在了思考之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