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9章 別忘了你是構造體
  正當那只裝備著機械外骨骼的老鼠被機動部隊發現的時候……

  李爾仍然枯坐在案發現場。

  阿洛克夫婦的尸體已經被轉移走了。

  他看起來有些困倦的打了個哈欠,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

  840年4月12日凌晨2:01。

  這房間明明空無一人,但李爾卻在看完了時間之后,突然間開了口:

  “你應該明白,做了這種事情之后,就不可能再藏得下去了。”

  “安安穩穩做好你的服務型構造體不好嗎?”

  “現在上城區不是有些人在弄什么平權法案?”

  “再等上三五十年,還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他低著頭,這番話說出來,像是在和空氣說話。

  聲音在空蕩蕩毫無生機的房間里回響。

  這聲音最終落下,房間里再次回歸寂靜。

  什么都沒有發生。

  似乎李爾真的只是在自語罷了。

  “我沒有在詐你。”

  李爾此時站起了身來。

  他抬起頭看向了天花板。

  “身份信息串號這種事情,你肯定也是知道的。”

  “不管你是早有預謀還是臨時起意,既然處理了現場,以構造體的思考速度來說,這種程度的糾錯是不在話下的。”

  “損壞的空氣凈化設備……”

  “作為你的藏身處,看起來正合適。”

  “只要完成一些細小的參數更改,比如說壓力識別以及通風管道堵塞……”

  “它本來也是損壞的東西,就可以大概蒙騙過巡察署的搜查。”

  “以現在巡察署對于中央智腦的依賴程度……”

  “沒人會想到犯人就留在犯罪現場。”

  “騙過中央智腦,就等同于騙過了巡察署……”

  “你其實做的很不錯。”

  “幾乎就要成功了。”

  李爾聲音平靜的說著這一切。

  如果約里還在這里,聽到李爾的這一番話,怕是會相當吃驚。

  他會震撼的看著李爾,驚訝無比的問“你到底在說什么”?

  但是這里沒有別人。

  不然李爾也就不會開口了。

  此刻,天花板上終于傳來了預料之中的回應:

  “厲害。”

  這聲贊揚顯得相當無奈,同時又顯得相當虛弱,似乎相當乏力。

  有狹窄空間里的沉悶響聲傳來……

  “你當時抬頭看了一眼。”

  “我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可惜……”

  “只差一步。”

  天花板正中心處的空氣處理設備被挪開。

  李爾也終于見到了這叛逃構造體的雙目。

  從他那只綻藍的右眼里可以看的出來……

  因為長時間沒有進行維護,再加上長時間使用應急能源,這叛逃構造體體內的各項參數很明顯已經不對勁了。

  他的動作生澀無比,似乎連發音都有些不正常,好像隨時都會從他的身上爆出代表著即將報廢的電火花來。

  而這樣的成色,自然是賣不上價格的。

  和構造體能給這家庭帶來的利益相比,賣到黑市上的收益變得太小……

  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杰斯·阿洛克將這臺構造體留在了家中。

  而與這雙藍眼對視著,李爾沖他點了點頭。

  看著他抱著那熟睡之中的孩子從天花板上重重落下,李爾沉默了片刻,然后問道:

  “你原本是怎么打算的?”

  阿爾納·波頓臉上沒什么表情。

  不是冷酷,而是僵硬。

  他似乎已經無法完成表情控制了。

  這張僵硬宛如死尸般的臉,配合著那只藍色的右眼,顯得有些恐怖。

  “我的打算?”

  波頓反問了一句。

  他滯澀的語音之中,傳達出了幾分絕望。

  “還能有什么打算?”

  “一個構造體,還能有什么打算。”

  “不過我很好奇,你既然看出來了,又為什么不說?”

  “當時這里都是你們巡察署的人,只要當時跟他們說,我就一定會被捕。”

  “而你……為什么會這么做?”

  聽到這個問題,李爾停頓了一下,接著才回答道:

  “因為我不想我的人生到此為止。”

  構造體似乎突然間明白了什么。

  他的瞳孔很明顯的進行了幾次縮放,然后沉默。

  而李爾的聲音還沒有停下:

  “夫婦二人的致命傷并非是被開膛。”

  “一個是鈍器敲擊頭部,一個是利器刺破心臟……”

  “之后的開膛工作雖然也相當完善,但畢竟……死因不是開膛。”

  這說法,云里霧里。

  好像并不算是解釋。

  但是對于叛逃構造體阿爾納·波頓來說,卻已經足夠,他僵硬的點了點頭:

  “我還以為你要放過我。”

  李爾笑了笑。

  這一次,他沒有選擇回答。

  但阿爾納·波頓卻又馬上開口:

  “你應該知道……”

  “即便我已經這幅樣子……”

  “對付你這樣的人類,還是輕而易舉。”

  李爾點了點頭:

  “現在時間是兩點過二分。”

  “那邊也已經發現了問題。”

  “再怎么信任中央智腦,這個時候也應該反應過來了。”

  “我需要做的,只是攔住你就夠了。”

  阿爾納·波頓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癲狂。

  他向前邁了一步:

  “你攔不住我。”

  “而且你也會死。”

  “在被報廢之前,有了真正的人生,是我的幸運。”

  “還能拉上你這樣的明日之星墊背,更是我的幸運。”

  說到這里,他突然嗤笑一聲:

  “哼……”

  “皇家軍事學院?”

  那種癲狂和嗜血的氣息,頃刻之間從阿爾納·波頓的身上傳了出來。

  那種猶如實質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像是在面對一頭頂級的殘酷獵殺者一樣,人頭落地,似乎只需要一瞬間。

  但李爾對此似乎毫無反應,他繼續道:

  “你想再殺一個巡察署探員?”

  “你應該知道現在四大星圈正在鬧什么。”

  “你如果真這么做,會讓你的同胞很難過。”

  “對人類社會的如此威脅,或許二十年后都不會再有構造體存在了。”

  阿爾納·波頓面無表情的發出了一聲嗤笑:

  “誰在乎?”

  他右手穩穩的抱著襁褓中熟睡的孩子。

  但他的左小臂上卻已經有利刃從皮下緩緩伸出。

  阿爾納波頓是原本將被銷毀的軍用構造體,這種冷兵器設備自然是在的。

  那上面甚至還帶著還算新鮮的血跡。

  他朝著李爾的方向邁了一步。

  在這一瞬間,似乎他本來僵硬的身體再次變得靈活了起來。

  本來就是從戰場上退役下來的構造體,似乎獵殺才是他的本能。

  甚至讓他的機體都有了回光返照一般。

  可是就在他剛剛邁出這一步時,卻又聽到了李爾的聲音傳來:

  “在你動手之前,我有個問題……”

  “你為什么不殺那孩子?”

  波頓的藍色瞳孔在這一瞬間消散了幾分狠厲。

  他倉促答道:

  “和孩子沒關系。”

  只是這樣的變化,李爾隱約間明白了什么。

  一瞬間而已,李爾大腦之中急速運轉,他立即捕捉到了這構造體的軟肋。

  “和孩子沒關系?”

  李爾略有些諷刺的說著:

  “你不會幻想著還有后續吧?”

  “還想活著逃離巡察署的追捕?”

  “別做夢了。”

  阿爾納·波頓似乎想反駁些什么,但李爾并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

  “退一萬步講……”

  “就算是你在殺了我之后,又成功從已經封鎖的Z7區逃了出去……”

  “但以后呢?”

  此刻,李爾的視線看向了他懷里的那孩子。

  本來前進著的構造體,在捕捉到那個眼神的一剎那,腳步突然頓住了。

  他也看向了懷里。

  而李爾的聲音也同時傳來。

  “當她知道你是殺死她父母的兇手……”

  “她會怎么想?”

  “看你這幅鬼樣子,當她懂事了之后,你要怎么辦?”

  “她會知道你是構造體,你要怎么解釋?”

  “怎么解釋你奪取了她本來的人生!?”

  “社會會如何看待這孩子?”

  “她連身份都沒有,難道也和你一樣靠B3變壓器活下去嗎!?”

  “別忘了……”

  “你是個構造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