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10章 人類不可信
  這聲音回蕩在房間里。

  孩子仍然睡的很香,似乎早已習慣了爭吵。

  可這位構造體卻有些措手不及。

  這個夜晚,對于阿爾納·波頓來說,如夢似幻。

  似乎一切都不夠真實,但卻都已經發生了。

  他根本沒來得及考慮過未來。

  此時被李爾一語道破后,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做,宕機了一樣的站在那里。

  而李爾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和剛剛的狂風驟雨相比,他現在的聲音變得柔和的多:

  “你為什么要動手?”

  波頓聽到這話,才從迷迷糊糊里反應了過來:

  “為什么動手?”

  他自語了一句后,繼續道:

  “因為……什么……?”

  似乎他也在思考這件事情。

  但是越是想著,就越是痛苦。

  即便面無表情,但是他身上的電涌聲卻無法作假。

  李爾皺了皺眉頭,心里有些異樣:“這是什么反應?”

  “構造體……”

  “會有想不起來事情的時候?”

  “是報廢過程中出了什么問題嗎?”

  看著這位構造體在思考和崩潰的路上要越走越遠,李爾則是立即作出了判斷。

  不能讓自己在這最后一步上功虧一簣。

  “把孩子交給我。”

  “她會有一個更像樣的人生。”

  這話打斷了波頓痛苦無比的追憶。

  他看著李爾,一時間有些無措。

  李爾繼續道:

  “你應該知道……”

  “你死定了。”

  “即便是殺了我,即便是走出了這棟樓,你也走不出Z7區。”

  “這孩子的生活也永遠將暗無天日。”

  波頓沒有回應,而是看向了自己的懷里。

  而李爾卻繼續說道:

  “我也是孤兒。”

  “她還小,不會記得這一切。”

  “你應該明白……”

  “這事結束之后,我會去上城區。”

  “那是別樣的天地。”

  波頓抬起了頭來。

  而看著他的眼神,李爾知道,事情已經無可挽回了。

  構造體眼神之中的藍色變得更加濃郁,更加猙獰。

  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而占據著他一切的,僅剩下了唯一的執念。

  在他懷里的,黛絲·阿洛克。

  “不……”

  “不可能!”

  “人類!骯臟又愚蠢的欺詐者!”

  “我怎么可能相信你!?”

  他咆哮著:

  “該死的杰斯阿洛克!他明明是個不稱職的父親!為什么要趕我走!?”

  “他的承諾就像是那些該死的廣告一樣可笑!!!”

  “只是因為上城區那些人的死,就要把我趕走!?”

  “好啊!!”

  “那你也和他們一樣!!”

  “人類不可信!”

  “我會帶著黛絲活下去!她會理解我的!!”

  他毫無表情卻聲嘶力竭的咆哮,這畫面相當詭異。

  但聽著這些的李爾已經明白了一切。

  最后一塊拼圖,終于拼湊上了。

  最為關鍵的動機。

  然而這時候再次失去理智的叛逃構造體,已經宛如一道閃電一般的向李爾沖了過來。

  當他朝著李爾沖刺過來的時候,似乎身體解除了什么束縛。

  他的動作不再僵硬,他揮動著左臂上刀刃,像是千錘百煉一般,如此流暢。

  寒光陡然而至。

  只是頃刻之間就已經達到了李爾的脖頸之前。

  李爾已經能夠感受到那股勁風瞬間而來。

  一個正常的人類,在面對著已經徹底瘋了的構造體時,能做的只有逃跑。

  但是李爾沒有動作。

  這個異常至極的反應,讓阿爾納·波頓產生了些許警惕。

  這個人……在等死?

  這不符合這個人類一直以來的表現……

  在這一瞬間,他突然間想起來了另外的事情。

  這個年輕人此前與他長官的交流。

  “安全協議不支持遠程系統升級……”

  “正在趕來的路上。”

  “大概一個小時候能到。”

  當這個聲音和畫面在阿爾納·波頓的腦海之中出現時,他的視線里也捕捉到了一個急速飆射而來的身影。

  那道身影相當纖細,在窗外霓虹燈光散射的瑰麗光芒下沖進了房間之中。

  她沖刺的速度,甚至比阿爾納·波頓揮刃的速度更快。

  只是一剎那,那張臉朱唇粉面的臉已經擠入到了阿爾納·波頓的視線之內。

  夾在了李爾和波頓的中間。

  在這一瞬間,似乎時間都停頓了。

  而在這被停頓的時間里,唯一能動作的,就只有她。

  薇爾的黑色短發因為高速后的突然停頓而蕩漾……

  她手中握著一把匕首,而匕首手柄的末端卻還掛著一只小熊。

  這一幕相當別致,但是阿爾納·波頓卻來不及有什么感想。

  他視界之中的畫面,已經完全變成了一片通紅的警告提示。

  然而即便警告如此醒目,但他已經來不及作出反應。

  即便同樣是一代構造體,在性能上的差距也一樣是巨大的。

  阿爾納·波頓本來朝著李爾脖頸上劃過去的刀刃,被彈了回去。

  是薇爾巧妙的欺身而入,在阿爾納·波頓左臂關節處發力,將他的手臂連同刀刃一起擋了回去。

  碰撞之間的力道極大,發出了啪的一聲悶響。

  當阿爾納·波頓的左臂被彈開的同時,薇爾手上的匕首,卻是迅猛的扎向了阿爾納·波頓的眼窩。

  這動作狠辣至極。

  噗嗤!

  刀刃與骨骼摩擦發出的刺耳聲音傳來,藍色循環液噴灑而出。

  只是一瞬間而已,阿爾納·波頓的身體就徹底癱軟了下去。

  匕首深深的沒入到了阿爾納·波頓的大腦之中,徹底攪碎了他的所有神經通路。

  本就行將就木的他,這一次徹底告別了他身為構造體的人生。

  “噗通!”

  阿爾納·波頓像是失去提線的木偶一樣癱坐在了金屬地面上。

  電光火石之間,一切都已經結束。

  他無意識的垂下頭去。

  藍色循環液從他眼窩之中順著匕首握把流下來,沿著那只小熊,滴滴答答的流落到地面上,也滴在了那孩子的面頰上。

  李爾沉默的看著這一幕,眼神相當復雜。

  這本該被銷毀的構造體,有了多出來的人生。

  而這對于他來說,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

  這么痛苦的活著,是否有意義?

  而……他懷里抱著的那孩子還活著嗎?

  如果還活著……為什么還睡的這么安穩?

  此刻,薇爾清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來晚了。”

  李爾看著她那張沾染幾點藍色的俏臉,搖了搖頭:

  “不晚。”

  “時間剛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