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21章 到底誰是魚?
  貝爾德送來了一些書籍,是與微表情研究相關的。

  但李爾知道,他此行前來毫無疑問不是為了送書。

  薇爾用冰箱里的食材做了一桌午餐。

  期間,公寓物業公司也將禮物送到。

  是一瓶合成紅酒,一籃鮮花,以及一份賀卡。

  飯桌上,貝爾德一邊稱贊著薇爾的手藝,一邊說道:

  “比我那個笨蛋構造體做的好吃多了。”

  “那家伙滿腦子都是肌肉。”

  薇爾在這個時候像個淑女:

  “感謝您的稱贊,貝爾德先生。”

  “您能從食物中感覺到幸福,是我的榮幸。”

  貝爾德愣了愣,看了看薇爾說道:

  “你這構造體有些意思。”

  “從食物中感受到幸福?”

  “這是聯邦歷之前的說法了吧?”

  李爾瞪了一眼薇爾,而薇爾一直保持著微笑,假裝沒看到。

  不過,貝爾德在說了這么一句后,立即將話題轉移到了正題上:

  “李爾,這次來,主要是為了提醒你些事情。”

  “你應該知道,這次你是被破格錄入了巡察總署編制。”

  李爾點了點頭,等待著貝爾德接下來的話。

  貝爾德在停頓了一下之后,繼續說道:

  “所以你隨時可能被剝除身份,被降到區一級的巡察署。”

  “而這次任務完成的情況,就決定了一切。”

  李爾仍然保持著平靜,似乎已經有所預料。

  薇爾聽著這些,突然想到了“不努力則會失去一切”這樣的對話。

  貝爾德和李爾并未注意到她的反應,貝爾德繼續著對話:

  “我要提醒你的是,這次任務是有時間限制的。”

  “而這次任務的重點,也正是時間。”

  “我能說的,也就只有這么多了。”

  李爾沉默的思索了片刻,然后點了點頭:

  “謝謝你,貝爾德先生。”

  貝爾德微微扯動了一下嘴角,接著繼續說道:

  “既然來了A1,那就要多多關注聯邦的大事。”

  “很多事情都是有所預兆的,提前進行預測,提前進行準備,才能在這里過的安穩。”

  “還有……”

  “反間諜辦公室那個女人,是個瘋子,你最好不要和她有任務之外的瓜葛。”

  ……

  ……

  這午餐很快結束。

  貝爾德也在用餐過后風塵仆仆的離開了。

  對于他的提醒,李爾很感謝。

  此時,他正坐在臥室的床沿上,一邊拿著全息光屏看著任務清單,一邊和上線A進行交流。

  【LILL:我勸你最好早點和我說這些事情,現在讓我去找帝國間諜,我到底是找還是不找?】

  【A:當然找,被你找出來,是那家伙業務能力不行。】

  【A:你執行的任務優先級是最高的。】

  【LILL:既然如此,你現在告訴我目標是誰,我也方便操作。】

  【A:這不可能。不同的組別彼此之前信息不互通,都是從上面傳遞下來的。】

  【LILL: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

  【A:我確實不知道。】

  【A:但是我可以進行一定的分析。】

  【A:貝爾德特別過來和你說了兩點,第一,時間限制,第二,關注聯邦大事。】

  【A:現在這個時間,你知道聯邦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嗎?】

  當A先生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第一個在李爾腦海之中一閃而過的,是那個連環兇案。

  但是A卻好像猜到了李爾的想法一樣,在李爾開口之前發來了訊息。

  【A:不是什么案子,那個連環兇案對于整個聯邦來說簡直像是大海里的水分子。】

  【A:或許對于人類歷史來說,這案子會是某個拐點,但是對于當前的聯邦……】

  【A:只是死幾個人而已,并不重要。】

  【A:即便是聯邦的王現在死在了馬桶上,也一樣不會影響聯邦的運轉。】

  【LILL:別賣關子。】

  【A:……】

  【A:最近,帝國使團即將前往A1區。】

  看到這個消息,李爾則是有點愣住了。

  【LILL:帝國使團?認真的?】

  【A:是的。】

  【A:你也知道目前帝國軍隊在前線上的情況不怎么好。】

  【A:不過使團趕往聯邦的原因已經不重要了,它注定將要發生。】

  【A:如果在這個時間點上讓你去找出來這個間諜,那毫無疑問是與這個使團有關。】

  【A:所以無論這個間諜的目的是什么,你要做的就是在使團到達之前,完成你的任務。】

  自己這個上線雖然大部分情況下都給人一種不負責的感覺,但是在這種時候卻相當可靠。

  李爾也立即將來到了上城區后發生的這些事情串聯了起來。

  不過他也立即誕生出了些許疑惑:

  【LILL:這代表其他帝國間諜沒有我們這樣的聯絡方式?】

  【A:我說了,你的任務優先級是最高的。】

  【A:尤其是在你進入到了巡察總署后……】

  【A:你繼續看你的任務信息吧,小子。】

  【A:努力把構造體的秘密挖出來!】

  上線A在留下了最后這句鼓勵的話后,切斷了聯絡。

  這個粗糙的對話框消失,李爾的視線也重新落在眼前的全息光屏上。

  光屏上展示著的,便是巡察總署內部網絡傳遞過來的機密文件。

  就正是伊麗絲提到過的那個名單。

  而名單上只有三個人的名字。

  但即便是只有三個名字,實際上卻已經是一個相當夸張的數字。

  此前李爾在和伊麗絲談話的時候,就曾經提到過,第四星圈考入皇家軍事學院的學生必然不會太多。

  因為親身經歷過,才更加明白。

  第四星圈學子考入皇家軍事學院的本來就極其少見,再加上一個難民遺孤的身份對應著的是更加稀少的教育資源……要考到這聯邦最高等學府的難度,就更加夸張。

  不僅如此,還要考慮到十五年前那場戰爭里存活下來的孤兒數量本就不多,再因為年齡參差不齊的原因更加分散了適齡入學者。

  而即便是在這重重難關之下,還能有三個當年的孤兒從第四星圈考到皇家軍事學院……

  李爾只覺得這三個家伙應該都有些問題。

  將這三位“同鄉”的身份信息牢牢記入腦海,接著李爾開始思考的,就是任務本身。

  “帝國使團即將到達聯邦?”

  “這還是自從開戰以來的第一次吧?”

  “帝國使團到達聯邦的時間……”

  “沒有查到相關資料。”

  “會如此保密也正常。”

  “問題在于這個帝國間諜的任務是什么,如果讓我偽裝成帝國間諜把他釣出來,那目標會對什么樣的情報感興趣?”

  “而一個學生,又能接觸到什么機密情報?”

  李爾的眉頭逐漸皺緊了。

  不單單是時間緊迫。

  而且巡察總署反間諜辦公室派給自己的這個任務,實在迷霧重重。

  越是深入的去想,就越是感覺到詭異。

  詭異到李爾不得不去猜測……

  這難不成又是一場測試?

  難道實際上自己不是魚餌,而是那個要被釣出來的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