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22章 看片
  這個偽裝成帝國間諜去尋找帝國間諜的任務,不管怎么想,其內核都相當的邏輯崩壞。

  “名單上只有三個人……”

  “巡察署即便只是限制他們的行動都可以避免情報泄露。”

  “讓我這個新人執行這個任務,他們就不怕我的身份暴露,打草驚蛇?”

  “或許是想讓我來釣出那個帝國間諜在聯邦的情報網?”

  “而且貝爾德來提醒我的原因又是什么?”

  “他值得信任嗎?”

  疑點重重。

  李爾只覺得自己好像置身在一個相當復雜的漩渦之中。

  但最重要的,是自己只能向前邁步。

  “不過也不是沒有好處。”

  “那個帝國間諜或許是我可以獲得構造體相關機密的突破口。”

  “只要和上面匯報對方即將泄露的情報可能與構造體相關就好……”

  “但這需要再細細考量了。”

  李爾倒在這張柔軟的床上,感受著巡察總署的福利待遇,卻是一陣困意襲來。

  從Z7區趕來A1,時差問題不可忽視。

  對于李爾的身體來說,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

  他很快睡了過去。

  ……

  ……

  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真正的凌晨。

  窗外明月高懸。

  李爾再無倦意,起身站在窗邊,看著這A1區的夜景,不由得慨嘆這之間的差異。

  其中區別最大的,就是這里夜晚的靜謐。

  沒有那些廣告霓虹的侵染,也沒有那些冗雜回蕩在城市上空的口播。

  然而看著看著,卻隱約之間聽到了一陣陣怪異的響動飄入耳中。

  哪來的聲音?

  李爾突然間有些警惕。

  但馬上,他就聽了出來,這聲音似乎是……從客廳傳來的。

  李爾眉頭一皺,心中立即有所判斷。

  他輕聲走出臥室。

  看到了正坐在地毯上的薇爾,正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全息投影。

  那是2D影像記錄,來自于聯邦歷之前的電影。

  “你在干嘛?”

  李爾的聲音,很明顯讓全情投入的薇爾嚇了一跳。

  她猛地坐直,看了看李爾,又看了看眼前正播放著的畫面,想要狡辯,但又沒有找到具體的切入點。

  “我……我這是……”

  “指揮官……”

  “我……在……”

  “學習對戰技巧。”

  李爾眼角抽了抽,他不認為薇爾會撒謊,或許真能學到那么一招半式。

  但是李爾同時也知道,這個奇葩理由,必然不是她看這些電影的主要目的。

  他沒有糾結這個,只是揚眉問道:

  “你不是說以后不看了?”

  薇爾嘿嘿一笑:

  “以后不看了,但是這一部不是看過的嗎?”

  “指揮官……我真的在學習戰斗技巧。”

  李爾沒有批評她的想法。

  但知道她又是用這種言語上的漏洞來搪塞自己,還是多少有些無奈。

  不過這些他都已經習慣了,薇爾干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

  想必,對于構造體來說,每一個夜晚都是相當孤單的吧?

  李爾沒有再多說什么,反正也睡不著了,他就走到薇爾身邊,也和她一樣坐了下來。

  “這就是那個《我機器人》?”

  聽到這個問題,薇爾那雙眼睛里,似乎閃起了光。

  她重重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

  “指揮官,你也想看片嗎?”

  “我重新播放!”

  李爾眼角一跳,但是又沒有多說什么。

  和薇爾一起并肩坐著,看完了整部來自于不知多少年前的這個影視作品。

  正如同薇爾此前所說的,這部作品主要講述了人類和人工智能之間的矛盾。

  那個“機器人三定律”,可以說是整片最大的亮點。

  此刻,當影片結束時,薇爾興沖沖的問道:

  “怎么樣!?”

  李爾點了點頭,說道:“很不錯。”

  薇爾再次看向滾動的字幕,聽著音樂似乎仍然很興奮。

  看著如此興奮的薇爾,李爾卻是有些高興不起來。

  他也明白,為什么聯邦會將這一類題材進行完全限制。

  構造體正處在最蓬勃發展的時候……

  這些作品如果不加以限制,那必然會為構造體產業的發展帶來很大的阻力,甚至是引起恐懼。

  即便是聯邦在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限制這些有關人工智能取代人類的作品……

  甚至是現在廣告和媒體都在宣揚構造體融入社會后的好處……

  但也仍然在聯邦社會之間造成了許多動蕩。

  若是把這許多樣的可能性剖析給所有人,那勢必更會讓情況變得更加復雜……

  當第一代構造體從戰場上退役,開始逐漸融入到人類社會時,這個矛盾就已經開始展現出來了。

  或許正如這古老電影之中所展示的一樣。

  或許……人工智能發展的未來,終究是要取代人類的。

  智能、身體上的全面優越,甚至連壽命都遠超人類……

  那這樣的新物種,為何要依存于人類?

  看著正坐在自己身邊的人工智能,看著這個和人類一般無二的薇爾,李爾心中不禁有些慨嘆:

  “或許那一天并不會太遠。”

  “或許某一天醒來……”

  “人類文明就已經被機器所取代了?”

  此時天空已經逐漸亮了起來。

  李爾突然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不是可以在腦子里看這些東西嗎?”

  “甚至可以調閱每一幀的畫面……”

  “為什么要播放出來?”

  薇爾愣了愣,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但是好像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一樣啊,指揮官。”

  “嗯……”

  “不一樣。”

  她停頓了一下,補充解釋道:

  “像是這些音樂,只有聽著的時候,才能夠體會到這些音樂的美妙之處。”

  “只是在神經回路里變成波段函數,就沒有那么美了。”

  薇爾的這番話,讓李爾有些驚訝。

  這是在感受音樂嗎?

  構造體……甚至有這方面的能力?

  看著李爾略有些出神的表情,薇爾偏了偏頭,疑惑問道:

  “怎么了指揮官?”

  李爾沒有解釋,只是道:“沒事。”

  不過他馬上就又補充道:“你有沒有想過……”

  此刻,陽光破曉而出,清冽的披撒在房間里,照在了二人身上。

  這一幕,讓李爾有些恍惚。

  眼前的畫面,似乎與三天前在阿爾納·波頓的遺骸前,薇爾與自己對視時的畫面重疊了。

  薇爾問道:“想過什么?”

  李爾放棄了原本的問題。

  他開口問道:“你有沒有想過,阿爾納·波頓的指揮官是怎樣的人?”

  薇爾想了想:“他應該沒有指揮官吧?”

  “退役后的構造體要經過一系列的檢查,然后才能得知是否重回社會。”

  “像是他這樣的早期版本,應該是直接被銷毀才對。”

  阿爾納·波頓,也就是那個殺死了阿洛克夫婦的構造體,他很明顯展現出了濃烈的情感。

  這也是通過神經回路的自主學習得來的?

  還是說構造體們本身就有著和人類一樣的豐富感知?

  此時薇爾正在表現出了的喜怒哀樂,不是學習而來的?

  這些表現,其實是她真正的感受?

  聯邦科學院,還有聯邦生化智能研究所……到底是怎么研發出來他們的?

  作為在戰場上最為殘酷的殺戮兵器,這些情感真的是必須的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