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49章 機遇與案件的線索
  李爾對于溫斯萊特本來已經不怎么起疑了,但那天她的謊言卻讓李爾又不得不重視起來。

  只是,這幾天以來溫斯萊特并未再夜間出行,薇爾一直在盯著,不存在漏過去的情況。

  按照這種情況來看,溫斯萊特至少不是兇手……

  那她會因此被查出來什么嗎?

  “李爾。”

  就在李爾看著溫斯萊特的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將他的思考打斷了。

  扭過頭去,李爾看到了那副金絲眼鏡。

  “布萊恩?你怎么在這?”

  布萊恩說道:“全校問詢,我當然在這。”

  “不單單是我……”

  “校內的所有人,無論是否有構造體,都會被問詢。”

  布萊恩在說完這些后,稍一停頓就又繼續道:

  “黑市上現在叛逃構造體泛濫,很難界定到底有沒有構造體。”

  李爾點了點頭:“看來這個案子一日不破,那人類和構造體之間的矛盾就一日不能緩和。”

  “長久持續下去,或許會在聯邦之中徹底撕開一個巨大的裂縫。”

  布萊恩壓低了聲音:

  “我想說的正是這件事。”

  李爾看向了他,揚了揚眉毛。

  布萊恩繼續說道:

  “就像你剛剛說的那樣,如果這個案子不破,聯邦社會當前最劇烈的沖突就無法緩解。”

  “伴隨著一代構造體大量的融入聯邦社會,人類的生存空間將會逐步被擠壓……”

  “而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布萊恩在金絲眼鏡之下的狹長雙眼,似乎在閃爍著光。

  “如你所見,現在全聯邦都在盯著這個案子。”

  “而且上面也相當重視……”

  “假如我們能把這個案子破了,那就一定能達成階段性的目標!”

  “你怎么看?”

  李爾愣了愣。

  突然間想起來在Z7的時候,自己腦袋里想著的事情了。

  布萊恩和自己當初所想的是如出一轍。

  現在最新一起受害者就在四十公里之外,剛剛發生不久,想來也是破案的最佳時機。

  不過在略一停頓之后,李爾還是笑了笑:

  “我怎么看?”

  “如果真這么簡單的話,豈不是這案子早就破了?”

  “巡察總署的人總不至于都是廢物……”

  “到現在七八個月了,投入那么多資源還沒破案……”

  “憑借我們這四個人?”

  “還沒畢業的第四星圈福利院出身的土包?”

  李爾這番話很尖銳。

  但是布萊恩卻好像對此毫無察覺。

  “不。”

  “你不一樣。”

  李爾一愣。

  “李爾。”

  “我知道,你是研究院的人。”

  布萊恩直視著李爾的眼睛,眼神之中十分銳利。

  李爾的眼神也瞬間變得犀利了起來,兩人之間是針鋒相對。

  布萊恩看著李爾的眼睛,繼續道:

  “我有我自己的渠道。”

  “而這也能證明我的能力。”

  “李爾,我們合作,再加上艾德和溫斯萊特,我們四個的腦力,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就從無變有了。”

  “即便是最終證明不可為……至少也該盡最大努力嘗試一下。”

  “要知道,像是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聽到這番話,李爾的眉頭皺了皺。

  他并未在布萊恩的臉上看出任何的不對。

  這不是試探,是單純的邀請。

  即便是李爾對此的確心動,但是他仍然沒有就這么答應布萊恩。

  他開口道:

  “再說吧。”

  “沒有線索之前,我不會投入太多精力。”

  李爾挪開視線,朝著那四張椅子的方向看了過去,尋找著溫斯萊特的所在。

  而這個時候,溫斯萊特剛剛從椅子上站起來,向貝爾德先生行了一禮,接著走回到了隊伍之中。

  她不是帝國間諜?

  還是說貝爾德先生沒看出來?

  此刻,李爾的手環震動了起來。

  這代表著需要他去接受問話了。

  布萊恩注意到了這一點,說道:“你去吧。”

  “這件事情,我們等到結束之后再聊。”

  “你的顧慮我可以接受,但是你想要的線索,或許我能給你提供一些。”

  李爾本來已經邁步,但是聽到布萊恩的話后,卻又停住了腳步。

  他吃驚的回頭看了一眼布萊恩。

  他說他有線索?

  而來自于手環上的震動,已經頻繁不斷的傳來催促。

  看著布萊恩仍然平穩的沖自己點頭,李爾也不再耽誤時間,只想著盡快回來和他仔細問問了。

  這案子,他哪來的線索?

  布萊恩到底是不是帝國間諜?

  ……

  ……

  李爾進入到了隔音力場之內,外面的嘈雜一瞬間消失。

  第一個負責問詢的,來自于校方。

  具體是誰李爾不認識,這老頭也沒有自我介紹。

  只是看到了李爾的身份信息之后,這老頭就顫巍巍的點了點頭,隨即說道:

  “行了,你去下一個吧。”

  想來是因為自己聯邦生化智能研究院的四級研究員身份導致的。

  他站起來往第二把椅子走。

  第二把椅子來自于軍方,那位女軍官在看到了李爾的身份信息之后核對了一下,接著也一樣:

  “李爾是吧?”

  “去下一個吧。”

  第三把椅子,李爾甚至都沒坐下。

  那位來自于聯邦科學院的中年學者就擺了擺手:

  “下一個。”

  他通過的太快,前面幾個人甚至連遮掩的意思都沒有。

  想來這也是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如此?

  一直到李爾坐在了貝爾德的面前。

  “貝爾德先生,好久不見。”

  還不等貝爾德回應,李爾就單刀直入的說道:

  “剛剛那個叫溫斯萊特的女生,沒問題嗎?”

  貝爾德點了點頭:

  “沒什么問題。”

  “心率保持恒定,也沒有撒謊的跡象。”

  “她是你的目標人物之一嗎?”

  李爾沒有藏著掖著,他很利索的點頭道:

  “還有2年級B班的艾德。”

  “以及3年級A班的布萊恩。”

  “貝爾德先生,這兩個人一定幫我仔細看看。”

  貝爾德一如既往的沒什么表情。

  在聽到李爾的話后,他點了點頭:

  “我會幫你注意。”

  這句話后,他又馬上補充說道:

  “但你也別抱太大希望。”

  “實際情況與我來之前所想的不同。”

  “主要是因為這樣的大范圍問詢……”

  貝爾德掃視了一眼周遭,隨后繼續道:

  “這樣的環境,就導致了學生們的心理環境普遍是放松的。”

  “雖然不會影響找出兇手,但對其他目標……確實是會造成些偏差。”

  “再加上我的職責是找出嫌疑人,切入點和找帝國間諜完全不同。”

  “這些環節共同導致了難以完成原本的目標。”

  “而且李爾……”

  “你的進度已經足夠快了,不要操之過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