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51章 我對那個線索很感興趣
  聯邦歷840年5月4日,上午10:40。

  皇家軍事學院禮堂廣場上安安靜靜,不復嘈雜。

  問詢工作已經結束。

  貝爾德和另外四名負責問詢的各方來人站在“仰望星空”銅像之下,討論著這次的問詢情況。

  女軍官臉色相當難看,眼神諷刺的看著貝爾德:

  “不明白來查學院有什么必要。”

  “你們巡察署怎么做事的?案子到現在已經八個月了吧?”

  “還沒找到兇手?”

  “真當我們沒有事情做嗎?”

  貝爾德仍舊那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首都環衛部隊……”

  “能有什么事情做?”

  女軍官眉頭一皺,冷哼了一聲,沒有開口。

  眾所周知,現在聯邦打仗靠的都是構造體,人類軍官在前線的數量稀少。

  而首都環衛部隊說白了就是個場面,在A1,是被稱作皇室儀仗隊的存在。

  那位學院教授樂呵呵的開口說道:

  “不要吵、不要吵。”

  “既然完成了工作,作為東道主,學院這邊也準備了豐盛的午餐……”

  “不知各位……”

  科學院的中年研究員打斷了教授的話:

  “抱歉,我還有實驗要做。”

  “時間上來不及,先告辭了。”

  他根本沒給在場其他三人的面子,直接轉身離開。

  老教授沒說什么,他仍然樂呵呵的保持著笑臉:

  “科學院的人真是氣派啊。”

  “五十年前可還沒有這樣。”

  貝爾德點了點頭:“畢竟是科學院。”

  “我們聯邦在第四星圈的前線還要靠他們。”

  說著的時候,他又看了一眼身邊的女軍官。

  這個視線,讓她一瞪眼,隨即也氣哄哄的轉身就走。

  貝爾德和老教授握了握手,隨即說道:

  “教授,你也知道這案子剛剛發生,作為巡察署探長,我也不能耽誤時間。”

  “感謝您的準備,但我怕是無福消受了。”

  “先告辭了。”

  老教授微笑著點頭:

  “祝你們早日破案。”

  當貝爾德他們一個個離開,老教授的臉色沒有發生變化,他仍然保持著和善的微笑。

  他也沒有聯絡相關人員,讓他們取消本已準備好了的豐盛午餐。

  因為他口中所謂的“豐盛的午餐”根本不存在。

  ……

  ……

  李爾并沒有完全放棄對貝爾德的希望。

  畢竟在離開禮堂廣場的時候,貝爾德還沒有對艾德和布萊恩進行問詢。

  或許會有些收獲。

  此時,他已經收到了全校通知。

  全息光屏上寫著“下午的課程恢復正常”的字樣。

  這代表著問詢結束,也代表著答案馬上就要到來。

  此時,李爾的手環震動了起來。

  是貝爾德·克倫威爾發來的聯絡申請。

  等候多時的李爾立即接通了聯絡。

  “你好,貝爾德先生。”

  這一次的聯絡并非全息通訊,那邊貝爾德只有聲音傳了過來:

  “抱歉李爾。”

  “署里下了新的任務指令,我必須盡快趕回去了。”

  “本來約定好的見面,就只能放在下一次了……”

  對此,李爾倒是真的無所謂,不單單無所謂,對于李爾來說不見面反而更好。

  接著,貝爾德立即說到了正題上:

  “至于你讓我注意的那兩個人……”

  “我不能就這么給你一個準確的答復。”

  “但是在我看來,那名叫做布萊恩的三年級A班的學生,好像有點問題。”

  聽到這句話,李爾的心臟立即抽動了一下。

  果然是布萊恩嗎?

  的確,以布萊恩的能力和性格,最具備那個帝國間諜的素養。

  而且他拼了命的想往上爬這一點,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也與李爾自己不謀而合。

  甚至連想要憑借那個案子翻盤的想法都出奇的一致。

  但李爾并沒有就這么相信貝爾德。

  “貝爾德先生,你是怎么判斷的?”

  “他的什么表現,引起了你的懷疑?”

  “但我必須說明,這并不是不信任你,貝爾德先生。”

  貝爾德嗯了一聲,似乎對此并不在意。

  在回憶了一下后,他開口說道:

  “我在問他如何看待構造體兇案的時候,他的眼神明顯有所變化,和我的眼神錯開,而且嘴角不自覺的下墜了一瞬。”

  “包括心率和激素分泌情況都有些不正常。”

  “據此,我進行了一些追問。”

  “他給了我一個還算能接受的答案,這個答案處于保密我就不能在通訊里和你說了。”

  “但是我在根據他的答案進行再次提問的時候,他的臉上又有了一絲很容易錯過的表情變化。”

  “雖然他說答案可以通過……”

  “而且激素指標和心率都沒有什么異常……”

  “可我仍然對那個表情變化留有印象。”

  “不過畢竟我的任務不是揪出來間諜,所以也無法深究。”

  李爾聽著這些,嘴上回應道:

  “感謝你的幫助,貝爾德先生。”

  “這個線索對我來說至關重要。”

  兩人寒暄了幾句,貝爾德再次重申下次來到學院時會與李爾見面。

  接著,聯絡就被切斷了。

  在聯絡斷掉之后,李爾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正如他剛剛說的那樣,貝爾德提供的這個線索至關重要。

  雖然貝爾德沒有明說布萊恩口中的那個答案是什么,但是李爾卻是已經知道了。

  毫無疑問,布萊恩之所以會在貝爾德提到構造體兇案時有些抗拒,是因為布萊恩的確掌握到了一些內情。

  而在貝爾德口中輕描淡寫的“追問”之下,布萊恩也只能說出了他會有所抗拒的原因。

  布萊恩大概會說“我通過某種手段了解到了一些連環兇案的線索”。

  這就是他有所隱藏、有所抗拒的原因。

  畢竟這個連環兇案的內情,以布萊恩的身份是不應該知道的。

  貝爾德說根據這個答案再次進行了提問。

  這個問題有很多可能性。

  比如……

  “為什么會對這個案子這么關注?”

  “為什么要調查這個案子?”

  “你研究這個案子有什么企圖?”

  “你是否有所隱瞞?”

  雖然看起來有很多方向,但其核心必然是固定的……這個問題一定會直指內心。

  不是在問具體事件,而是在問布萊恩自己的看法。

  而內心,是一個人無法自我欺騙的。

  一旦需要修飾,一旦需要扯謊,在心率和激素分泌發生變化的同時……貝爾德就可以據此刨根問底,一步步擊碎心理防線。

  不過很可惜,布萊恩沒有給貝爾德這個機會。

  貝爾德無法繼續追問,因為他的任務是尋找那個兇手構造體的疑似指揮官,不能也不該透露和帝國間諜相關的信息。

  只是……

  這已經足夠了。

  就只是那一剎那的異常,就已經足以讓李爾心中明確眼下的調查方向。

  他拿起全息光屏,手指在上面按動著。

  全息光屏上有字跡不斷出現:

  “發送至【布萊恩】:你說的線索是什么?我很感興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