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人類,別作死了 > 第61章 那超夢記錄是犯罪畫面?
  在這空無一人的陰暗房間里,李爾揪著兜帽男的衣襟,聽著布萊恩大口的喘息,臉上充斥著怒意。

  李爾的身手,在福利院那些年的摸爬滾打之中得到了歷練,更何況在皇家軍事學院也有相應的體魄訓練課程,對付這樣一個可以用干枯來形容的小混混自然不成問題。

  他此時心里慶幸著總算是沒有放松警惕,沒有兩個人一起進入超夢。

  不然這個時候會發生什么……

  真就難以預料了。

  小混混似乎遇到過不少這樣的情況,所以經驗豐富的舉起了雙手,臉上也帶上了一抹歉疚的笑意。

  “我……我也不知道啊……”

  “這超夢你可能不太了解,之所以會被聯邦禁止,是有風險的……”

  李爾手上加大了力道,幾乎要把他從地面上提起來。

  “一個導游超夢能有什么風險!?”

  “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時,布萊恩將手放在了李爾的手腕上。

  這樣的動作,讓李爾也有些意外。

  而布萊恩的表情卻是極其嚴肅的問向兜帽男:

  “這個超夢的來源是哪?……”

  “你是從哪里弄來的?”

  原本還有些突然,但馬上李爾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此前在剛剛見面的時候,兜帽男就說過,他這里有最新的和那案子相關的超夢。

  李爾本來是不把這種事情當回事的,但此時此刻布萊恩竟然是這樣的反應……

  那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那個作案構造體將自己的記憶制作成了超夢!?

  布萊恩到底看到了什么?

  布萊恩雖然仍然臉色蒼白,但是眼神卻是相當犀利,他看著那兜帽男,那股壓迫感即便是李爾也能感受到一二。

  “這……這超夢……”

  “來源我也不清楚……”

  布萊恩皺眉:“不清楚?”

  他默默的從腰間抽出了一柄匕首,聲音冰寒無比的再度開口:

  “如果你死在這,你說要多久時間才能有人發現?”

  “如果你不能說一個讓我滿意的答案,我就可以省下一百塊了。”

  兜帽男傻了,他哪里能想到這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小年輕這么狠厲?

  而李爾也沒想到,布萊恩竟然隨身攜帶著刀具?

  更沒想到的,他竟然在這種時候用一百塊做威脅?

  兜帽男額頭上也滲出了冷汗。

  面對著福利院出身的布萊恩和李爾在這一刻表現出來的狠辣和戾氣,他根本沒有反抗的勇氣。

  “我……我真的不知道!”

  “這超夢記憶體是今天我出門之前在門口撿到的!”

  “我自己還沒有看這個超夢!!”

  今天是5月5日,最新受害者的案發時間是5月4日。

  李爾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此時的心情,只覺得莫名其妙。

  只一瞬間,許多疑惑就涌上了心頭。

  按照這個兜帽男的說法,他自己也不知道超夢里記錄了什么?

  那他是怎么能說是和那個連環兇案有關的超夢?

  而且那個兇手為什么要記錄超夢,并且把這個超夢給這家伙?

  如果這個超夢里記錄的真是兇殺現場,那么立即就可以將兇手的范圍鎖定在這個保羅梅杰斯街!

  不然有誰知道這個混混是個售賣超夢體驗的非法商販?

  “那塊記憶體上寫了個‘第八個’的標注,結合著時間,我就猜測是和那個案子相關……”

  “你們也知道,看超夢有風險……”

  “這種不明來源的超夢,我……”

  他只說到這里,就沒再多說了。

  李爾也看得出來他沒有撒謊。

  他沒有冒險自己看這個超夢,而是把他們兩個人當成小白鼠了。

  難怪價格降到了一百一人,他仍然樂意接受。

  可李爾怎么也沒想到,竟然能有這樣的突破。

  不過眼下很明顯從這個家伙身上問不到什么更有價值的線索了。

  李爾看向了布萊恩,說道:

  “他剛剛說會帶我們去黑市。”

  布萊恩點了點頭:“這個超夢記錄的的確是案發現場。”

  “記錄的……”

  “是開膛的畫面。”

  布萊恩說著這些的時候,聲音有些沙啞,看上去仍然有些虛弱。

  要知道,超夢畢竟是讓人感受到拍攝超夢當事者在進行時的心里狀態。

  而那個連環兇案的犯罪構造體在作案的時候,那種心理狀態所產生的腦電波……

  看布萊恩的樣子,似乎是無法承受的。

  “開膛的畫面……”

  那兜帽男啞然的重復了一遍,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雖然李爾已經有所預料,但在聽到這個事實的時候,還是有些震撼。

  “你打算怎么辦?”

  布萊恩問道:“我們去黑市?”

  李爾搖了搖頭,說道:“我要進去看看。”

  聽到這話,布萊恩皺了皺眉頭。

  他有些詫異李爾這個時候的選擇。

  布萊恩明白,李爾此時所謂的“進去”,當然是指進入超夢之中。

  而自己已經體驗過了那種危險,他又何必要自討苦吃?

  “那個感覺……”

  “不好。”

  布萊恩雖然帶著面具,但是李爾仍然能夠腦補出來他那副金絲眼鏡下的狹長雙眼。

  對于布萊恩的關心,李爾開口說道:

  “你剛剛半路就被打斷了,并沒有看完整。”

  “既然是這么寶貴的線索,我看有必要看完。”

  “或許有些細節對于這個案子很重要。”

  那兜帽男聽著聽著,突然間又瞪圓了眼睛:“你們倆是巡察署的!?”

  布萊恩搖了搖頭:“不是。”

  “我們只是對案子感興趣的路人。”

  兜帽男大驚失色:“誰信啊!”

  “這記憶體的確是我撿的!這玩意兒和我沒有關系!”

  布萊恩和李爾對視了一眼,然后李爾嘆了口氣:

  “誰信啊?”

  兜帽男傻了,他還想辯解什么,但是看著李爾臉上若有若無的笑意,他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李爾繼續說道:“我們待會兒還要去黑市。”

  “你想戴罪立功,就好好等著。”

  “別給我們添麻煩,也別想做多余的事。”

  兜帽男只恨自己攬客攬到了倆瘟神,現在也只能就這樣了。

  他泄氣了一般的聳聳肩,開口說道:

  “行……行……”

  李爾帶上了超夢頭盔,坐在了那張破破爛爛的沙發上,然后向布萊恩囑咐道:

  “超夢時間結束之前,不管我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只要沒有休克,就別切斷超夢。”

  布萊恩眼神之中有幾分變化,他看著李爾,凝重的點了點頭。

  雖然這次行動李爾的主要目標是從布萊恩身上套話,但是既然這案子有了如此推進,那自然套話的事情可以暫時延后。

  超夢機啟動。

  李爾眼前一黑,像是眨眼一般的,再次睜眼時,就來到了黑夜之中,來到了月色之下。

  他已經進入到了那個犯罪構造體的一段親身經歷之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