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傻妃帶崽要和離 > 第238章 沈慕離像變了一個人
  赫連驍書房。

  明月讓人提前將信件放在無力,鬼鬼祟祟的打算離開。

  白蕊姬躲在暗處,冷眸看著從書房走出來的婢女。

  那個明月公主的人?

  看來,赫連驍身邊……想要害他的人很多。

  “書房,搜!”

  太監帶著人來搜索書房。

  明月和宮女聞訊趕來,就等著皇帝搜出所謂的證據。

  可等了很久,那些侍衛也沒搜出什么。

  明月蹙眉看著紅菱。“你處理好了嗎?”

  “已經放好了啊……”紅菱有些不解,怎么羽林衛沒有發現。

  她并沒有藏得太深,就是怕對方搜不出來。

  可羽林衛什么都沒搜到,只能暫時離開。

  “蕊姬?”赫連驍也來了,進了書房。

  “驍哥哥。”明月緊張的喊了一句,示意紅菱趕緊看看那信件放在了哪里。

  紅菱下意識看自己放污蔑信的地方,已經空了。

  被人拿走了?

  “紅菱姐姐是在找這個嗎?”白蕊姬眨了眨眼,無辜的拿出一打信件,放在赫連驍面前。“哥哥,我看到她鬼鬼祟祟的往房間里放東西,就是這些。”

  明月嚇得臉都白了,這個女人……

  緊張的看著赫連驍,明月聲音顫抖。“驍哥哥,你……你別聽她的,什么東西,我不知道……”

  赫連驍看了眼信件,連瞬間沉了下來。“這是你干的好事,想要污蔑我?”

  赫連驍將信件扔到了明月臉上。“好大的膽子,竟做出如此惡毒之事!若是這些偽造新被陛下搜了去,你是打算讓陛下誅本王九族?”

  明月嚇得腿軟,驚慌的看著赫連驍。“驍哥哥,你相信我,是她污蔑我的,這個女人來歷不明,這信肯定是她寫的,不是我。”

  白蕊姬無辜的看著赫連驍,眼眶泛紅。“哥哥……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她冤枉我。”

  赫連驍有些頭疼,雖然他是故意想要讓白蕊姬對付明月的,但幾個女人湊在這互相斗,是他最厭煩的。

  “你這毒婦!”赫連驍早就想找機會休了明月,礙于她公主的身份一直沒有抓到機會。

  現在,這不就是上好的機會?

  不知道朝歌知道了會不會夸他。

  ……

  西蠻,皇宮。

  天后下令遷都,虞城已經開始征收曾經的行宮府邸,開始建造皇宮。

  “太后,虞城皇宮的建造圖紙,您看一下。”

  朝歌接過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凜冬之前,必須要建造完成。”

  “娘親!”門外,元寶跑了進來,撲到朝歌懷里。

  朝歌笑了笑,放下手中的奏折,將元寶抱了起來。“今天有沒有好好聽師父們的話?”

  “娘親,我偷偷告訴你哦,鏡玄師父和玉衡師父吵起來了,兩人爭論不休。我趁機……跑來抱抱娘親。”朝歌回來了,元寶的氣色好了太多。

  除掉了宮中的惡奴,元寶不再挨餓受凍,整個人的氣色也好了很多。

  “娘親……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元寶小心翼翼的問著。

  “嗯。”朝歌點頭。

  “珍珠……珍珠之前因為保護我,咬傷了一個宮女,然后……然后他們就把珍珠關到了鐵籠里,我讓他們放了珍珠,他們說珍珠是怪物。”元寶鼻頭泛酸。“珍珠不是怪物。”

  她是會保護他的珍珠。

  朝歌愣了一下,那個半人半蠱的小怪物?

  “元寶,珍珠確實是蠱人……”朝歌不想說珍珠是怪物,但她確實不是正常孩子。

  “娘親,珍珠會保護我。”元寶想要珍珠陪在身邊,把她關在籠子里,她不是寵物,也不是怪物。

  “好……娘親會讓人放了她,但如若她再發狂傷人,娘親便不得不將她關起來。”朝歌也是忌憚蠱人的,他們若是失控,整個西蠻皇宮的兵力加起來,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娘親最好了。”元寶抱住朝歌蹭了蹭。

  “好了,去找師父。”朝歌讓元寶好好跟著師父習武讀書。

  元寶很聽話的跑開,看起來開朗了很多。

  這些年,是她委屈了元寶。

  “娘娘,奉天來信。”

  朝歌接過信件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一聲。

  秀兒看著朝歌,很欣慰。“娘娘最近愛笑了。”

  朝歌愣了一下,有嗎?

  她自己居然沒有注意到……

  赫連驍在信中說,白蕊姬發現明月私藏偽造新妄圖污蔑他,被他趁機休了,送回了皇宮。

  自從失憶以來,赫連驍的聰明真的讓人咋舌……

  利用女人打敗女人,赫連驍很會啊。

  “星兒,夸我,說你很想我,想要見我。星兒,那兩縷頭發,什么意思?”

  赫連驍很想知道那兩縷頭發的意思。

  朝歌笑了笑,提筆想了想,就是故意給赫連驍找不痛快,也是為了安全。

  她也怕有人偷偷看她給赫連驍的信。

  那個白蕊姬,她信不過。

  她斗了那么久都沒有徹底解決明月,白蕊姬回去才幾天就搞定了。

  這個女人才是個厲害角色。

  “滾。”又寫了一個滾字,朝歌咬了咬筆桿,換了一種特殊的墨水,在下面寫了幾個字。

  這種墨水只有在火光下才能顯字。

  ……

  奉天,將軍府。

  陛下不信任赫連驍,派人監視將軍府,這件事已經在朝堂傳的沸沸揚揚。

  “陛下,赫連將軍忠心護國,您這么做,會寒了功臣的心。”

  朝堂之上,有人替赫連驍說話。

  朝中混亂一片。

  “赫連將軍若是身正不怕影子斜,那就不該怪陛下懷疑。他大張旗鼓的將朝歌公主送回西蠻,這可是違背了先帝的旨意。”沈慕離沉聲開口,讓那幾個大臣閉嘴。

  “沈慕離,赫連將軍在戰場殺敵的時候,你在哪?少在這說風涼話。”

  沈慕離冷笑。“是嗎?戰場殺敵,西桓城現在還不是落在了西南王手里。”

  西桓城傳來信報,西南王北野吉與趙裴爭奪西桓城,如今西桓城暫時落入北野吉手中。

  畢竟,在西南,北野吉的兵力雄厚。

  “沈慕離,赫連將軍已經離開西桓城,西南王造反,赫連將軍又不知情。”

  沈慕離冷眸看了對方一眼,氣壓很低。

  那大臣下意識后背一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沈慕離最近……有些奇怪。

  自從離開京都出去了一趟,回來以后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變得比以前,更加冷漠。

  他如今是朝中最不能得罪的人,仗著慎刑司的權利,落在他手里的人,不死也要脫層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