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傻妃帶崽要和離 > 第239章 朝歌護著赫連驍
  “陛下,赫連驍手握兵權,卻未經陛下允許擅自調動江南總督,讓其護送西蠻太后回國,這是大逆不道,更是忤逆犯上!”沈慕離沉聲開口,眼底透著戾氣。

  胤錚愣了一下,下意識去看沈慕離。

  如若說別人是為了挑撥,那沈慕離……

  從他的直覺來看,沈慕離是為了要赫連驍死。

  “不知沈大人和皇上的人,可在我府中搜出了什么證據?”赫連驍入宮,沉聲質問。

  沈慕離冷眸看著赫連驍,聲音低沉。“若是真的搜出什么,將軍是不是要跟我去趟慎刑司?”

  “悉聽尊便。”赫連驍看著沈慕離。

  兩人劍拔弩張,氣壓大殿上的人都嚇得退避三舍。

  一個沈慕離一個赫連驍,這兩個哪個都惹不起。

  從前朝中之人便知道兩人不和,但也只是表面不合,真的若是出了什么大事,兩人的意見是統一的。

  可現在……

  不是錯覺,沈慕離看向赫連驍的時候,是殺意。

  這下,別說朝臣看不懂,連皇帝……都看不懂了。

  “赫連驍,你可知罪?”皇帝起身,臉色暗沉,氣壓同樣低沉。

  “那個……”長孫景澈原本窩在眾人之中裝不存在,見氣氛不太對,就怯怯地出來活躍一下。“將軍把朝歌公主送回西蠻,可是為了牽制趙裴?”

  赫連驍看了長孫景澈一眼,這個長孫景澈看似是個廢物,但實則比誰都聰明。

  他這是在幫他解圍。

  “回稟陛下,事態緊急,赫連驍沒有來得及與陛下商議。”赫連驍上前,恭敬開口。“如若不送朝歌回去,西桓城遲早會落在趙裴手中。朝歌是我奉天的公主,心思自然是幫著我們奉天的,只有讓她回到西蠻牽制趙裴,才能給西南王足夠的時間。”

  西桓城保不住,是皇帝和這些朝臣心里都清楚的事情。

  可西桓城落在趙裴手里,還是落在西南王北野吉手里,可是天差地別。

  西南王此人雖然不再對奉天皇帝俯首稱臣,但他會善待西桓城的百姓。

  而且,西南王北野吉不會用陰招,可趙裴不會。

  趙裴為了贏,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哼,你以為,你這么說,就能擺脫與西蠻合謀的嫌疑?”沈慕離不打算就這么輕易放過赫連驍。

  “沈大人,朝歌公主是咱們西蠻的公主,難道連自己人都不信任?”長孫景澈壯著膽子躲在赫連驍一旁,生怕沈慕離沖上來咬自己。

  沈慕離一個眼神投了過去,嚇得長孫景澈乖乖閉嘴,只敢小聲嘀咕了。“沈慕離,我這是幫理不幫親,咱倆啥關系,赫連將軍也是為了奉天,您說是吧陛下?”

  長孫景澈沖皇帝眨眼。

  皇帝無奈,他信任長孫景澈才讓他在朝堂上演這出戲,演得是挺好,下次別演了……

  長孫景澈護著赫連驍是皇帝提前安排好收場的,但沈慕離這是……

  沈慕離突然離開京都,說有要事要處理,追查巫族大長老一事,回來以后他還未來得及見他,也不曾商議。

  怎今日突然……處處針對赫連驍。

  “赫連將軍空口無憑,如何能證明?”沈慕離冷眸看著赫連驍。

  這朝堂上有皇帝妄圖給赫連驍定罪。

  這下面有沈慕離咄咄逼人……

  還有長孫游弋將軍的兒子從中周旋,其他人,誰敢多說一個字?

  這時候誰敢多說,誰就是往刀口上撞。

  沈慕離的慎刑司無人敢惹,赫連驍的三十萬大軍更是威懾。

  至于皇帝,那更是不用說。

  皇權至高無上。

  誰敢忤逆皇帝?

  “報!西蠻來了使臣,是朝歌公主派來的,說西蠻愿與奉天百年交好,共同御敵!”

  朝堂外,是西蠻來的使臣。

  赫連驍愣了一下,視線跳動。

  星兒……

  是她猜到他在朝堂上會被人為難嗎?

  他派了江南總督,確實會被有心人利用,離間皇帝與他的君臣關系。

  誰都知道皇帝忌憚赫連驍,所以從中挑撥的人一定很多。

  可朝歌……居然在幫他嗎?

  果然,她心里還是有他的。

  “這西蠻派使臣來,看來是真的。”

  “朝歌公主畢竟是咱們奉天的公主。”

  “對啊……”

  一時之間,站在赫連驍陣營的人開始替朝歌說話。

  赫連驍站在原地,淡笑了一下。

  朝歌……無論是癡傻還是聰慧,本性,從未改變吧。

  “陛下,朝歌不僅僅是奉天的公主,西蠻的太后,還是我赫連驍的妻子。”赫連驍沉聲開口,警告所有人,不要再造朝歌的謠言。

  他赫連驍,不愛聽!

  朝堂之上,那些人都不敢多說了。

  赫連驍這架勢,要殺人。

  沈慕離冷眸看了赫連驍一眼,冷哼。“既然朝歌公主與赫連將軍琴瑟和鳴,那就走著看了。”

  赫連驍蹙眉,微微有些詫異。

  沈慕離今天……吃錯藥了?

  以前,沈慕離在朝堂上也與他唱反調,可從未這般殺意外露過。

  今天,沒睡醒?還是睡多了?

  ……

  西蠻,皇宮。

  大雪皚皚,連日未停。

  鐵籠里,一個瘦小的身軀蜷縮著,在發抖,發絲已經被雪覆蓋。

  “噓!”元寶鉆了進去,拂了拂小家伙腦袋上的雪,從懷里掏出一個熱乎乎的地瓜。“你嘗嘗。”

  珍珠抬頭看著眼白,碩大的眼睛盈盈亮亮,特別好看。

  小怪物本就好看,只是常年臟兮兮的,也沒有人敢給她洗澡,所有人都以為她是個野小子,誰曾想是個姑娘。

  “慢點吃。”元寶奶呼呼的小手去擦珍珠的臉頰。“娘不是故意要罰你的,她說你野性難馴,你要快點懂事,不能隨便傷人,傷人……對方會疼的。”

  小珍珠又咬傷了他身邊的婢女,娘親罰她住鐵籠。

  可下雪天,太冷了,小珍珠只是個女孩子。

  小珍珠狼吞虎咽的啃著地瓜,一點人性的味道都沒有。

  朝歌也是嘗試想要馴化她這一身野性。

  “冷不冷?”元寶問了一句。

  小珍珠看著元寶,像是聽懂了,沙啞的學著他說話。“冷……”

  “這樣就不冷了,以前我和娘親被關在雪地里的時候,她就把我抱在懷里。”小元寶軟乎乎的說著,伸手將珍珠抱在懷里。

  小珍珠的身體僵了一下,抬頭看著元寶,眼睛依舊是亮亮的,將手里的地瓜遞了過去。“吃……”

  小元寶驚喜的看著珍珠。“你再說一遍?”

  他一直在教珍珠說話。

  “吃……”小珍珠純真的看著元寶。

  她在不發瘋的時候,就是個單純的孩子。

  “我就說……你不是小怪物。”元寶很開心的抱緊小珍珠。“你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

  小珍珠不是怪物,他和娘親也不是怪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