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蘇羨意陸時淵小說免費閱讀 > 蘇呈番外(結局上)抗爭與捍衛
    這世上敢這么對厲成蒼的,屈指可數,而真正付諸實踐的,怕是只有蘇呈一人。

    簡直就是在火上澆油啊。

    回頭厲成蒼不得把他給弄死?

    厲淺淺急忙給蘇呈打電話,卻顯示,對方正在通話中……

    他這是在給誰打電話啊?

    蘇呈此時要找旳,自然是只有一個人——

    蘇琳!

    蘇琳此時正在隔壁,蘇永誠和柳如嵐正陪著錦寶、丫丫在玩彩泥,陸時淵今晚值夜班,她和蘇羨意正閑聊,來電顯示是蘇呈,她還愣了下:“喂?小……”

    “姐,救命啊!”

    “沒錢用了?”

    “姐夫要殺我。”

    .

    “什么?”

    厲成蒼去江州的事,蘇琳并不知情,她只知道他出差結束,這兩日就該回來的,所以一臉懵。

    “真的,姐夫要殺我。”

    蘇琳輕哂,以為蘇呈在開玩笑,“他拿什么殺你?”

    “用眼神!”

    “……”

    “姐,你快點給姐夫打電話。”

    蘇呈說完就把電話給掛斷了。

    蘇琳以為蘇呈在開玩笑,饒是如此,還是給厲成蒼撥了一通電話。

    當厲成蒼看到來電顯示時,就知道是蘇呈干的好事,因為車玻璃貼著淺色的膜,他在里面的一舉一動,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深吸一口氣,摁下接聽鍵,“喂。”

    “你去江州了?”蘇琳有半個月沒見到他了,想著不久就能見面,自然是高興的,就連聲音中都透著些許愉悅。

    “嗯。”

    “小呈說你想殺了他。”

    “我沒有。”

    “那他為什……”

    “我只是想把他碎尸萬段!”

    “……”

    幾年的夫妻,蘇琳還是很了解厲成蒼的,知道他這話聽著不是開玩笑。

    況且,他不是個愛開玩笑的人。

    拿起手機,走到另一處接聽,此舉還惹得蘇羨意和蘇永誠夫妻倆多看了幾眼。

    “成蒼,究竟出什么事了?”蘇琳壓著聲音,“小呈闖禍了?跟人家打架了?”

    “都不是。”

    “那是怎么了?”

    “他就是給淺淺送花的男朋友。”

    蘇琳愣住,只是她本就是個冷清之人,面上倒也看不出什么異色。

    只是內心的震蕩感,不亞于厲成蒼。

    小呈和淺淺?

    這……

    難怪厲成蒼如此生氣了。

    換做是她,她也得狠狠抽這小子幾下,他這干得這叫什么事兒啊。

    蘇琳深吸一口氣,直接說:“這事兒不需要你動手,你把他帶回來,看我不打死他!”

    “琳……”厲成蒼剛開口,蘇琳就把電話給掛了。

    她這么說,顯然是想保下蘇呈的。

    至少,

    在江州,厲成蒼怕是不便對他動手了。

    這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若是厲成蒼真的動起手,依著他那小體格,怕是根本受不住他的一拳一腳,就得直接進醫院了。

    有了蘇琳的庇護,厲成蒼自然不會對他怎么樣。

    只能把他押解回京,再行發落。

    ——

    兩人回到賓館時,劉勇等人已經開了房間,厲淺淺自然還是獨住,厲成蒼則住到了蘇呈那屋,在押解回京之前,他必須時刻盯著這個小賊,以免他逃跑。

    “姐夫,你今晚要跟我睡一張床?”蘇呈一路回來,就很忐忑。

    他把厲成蒼鎖在車外,他就擔心,車到中途,他會忽然打開車門,把自己踹下去。

    幸虧:

    他的理智戰勝了沖動。

    不愧是警察,相當克制!

    非常理性。

    “不然呢?”厲成蒼此時連正眼都不愿瞧他。

    “那我……”蘇呈指了指浴室。

    “你又想干嘛?”

    “我去洗澡,你要不要一起?”

    “……”

    厲成蒼只想讓他滾蛋。

    一起洗澡?要臉嗎?

    蘇呈洗完澡,就穿著一條花褲衩在他面前晃來晃去,他啊,本就是個浪蕩不羈的性子,閑不住,也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便主動找話題。

    最關鍵的是:

    他知道,姐姐出面,姐夫目前不會對他動手,自然也放肆了些。

    “姐夫,你有沒有覺得我近期有什么變化?”

    “變得無恥討厭了。”

    “不是,你看我。”蘇呈就穿了條花褲衩,指了指自己的腹部,“你看——”

    “嗯?”

    “腹肌!”

    “……”

    厲成蒼深吸一口氣:

    冷靜,要克制,答應了蘇琳暫時不動他的。

    不能動手!

    “姐夫,你不去洗澡嗎?”

    厲成蒼此時哪兒有心情洗澡啊,他還擔心自己洗澡時,蘇呈跑了,就直接說了句,“不洗。”

    “這么熱的天,你沒出汗嗎?不怕身上有味兒?”

    “……”

    “你剛才還抽煙了,你身上味兒挺大的。”

    厲成蒼深吸一口氣,覺得腦殼疼。

    “姐夫,你吃晚飯了嗎?餓不餓?要不要我幫你叫外賣?”

    “你出差結束了?工作順利嗎?”

    “姐夫,你這次工作結束,有假期嗎?”

    “姐夫,待會兒我們怎么睡啊?你喜歡睡外面,還是喜歡睡里面?”

    厲成蒼終于忍不住了,強壓著怒意:

    “蘇呈,你不要再喊我姐夫了!”

    “那我隨淺淺,喊你哥?”

    “你給我滾——”

    結果某人真的抱著枕頭,準備麻溜的滾蛋了,又被厲成蒼給攔了回來。

    他此時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自己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會遇到蘇呈這種孽障。

    以前蘇永誠總向他和陸時淵抱怨,控訴蘇呈的種種不是,有多么氣人,說自己的高血壓就是被蘇呈給氣出來的毛病。

    厲成蒼當時還會勸說兩句,說:

    蘇呈很懂事,如今也長大了,不會讓他再操心,現在想來……

    自己當真是一片真心喂了只白眼狼。

    尤其是想到自己還給堂妹轉過錢,給她戀愛資金。

    現在想來,他只想對當初的自己說兩字:

    傻逼!

    后來,厲成蒼準備去洗澡,蘇呈還貼心的問:“姐夫,你是不是沒有換洗衣服?”

    “你又想干嘛?”

    “內褲不方便借,我可以借你一條褲衩,你喜歡什么花色的?”

    “……”

    厲成蒼瘋了。

    ——

    另一邊

    蘇琳掛了電話后,蘇羨意還問她,“怎么?出什么事了?”

    “沒事兒,成蒼說他去了江州,明天會帶小呈一起回來。”蘇琳干笑著。

    尤其是看到蘇永誠夫妻倆聽說蘇呈也要回來的那股子高興勁兒,她也不知該怎么和他們描述現在的情況。

    “明天什么時候回京?”蘇永誠追問。

    “可能要晚上。”

    “那就一起吃晚飯。”蘇永誠雖然嘴上嫌棄兒子,但畢竟是親生的,又怎么可能不疼愛,急忙讓蘇羨意給陸時淵打電話。

    “意意啊,通知時淵,明晚一起吃飯。”

    “好。”蘇羨意笑著點頭,卻還是多看了蘇琳幾眼。

    因為她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

    “琳琳,你和厲家二老通個氣兒,大家一起聚聚。”蘇永誠笑著開始張羅聚餐的事。

    關于聚餐這事兒,原本只是蘇家與厲家內部的事。

    只是第二天一早,公安部發了個通報,說是打掉了一個跨國的詐騙團伙。

    不僅是詐騙,還涉及人口買賣,以去國外務工無名,誘騙國人出去打工,威逼他們從事詐騙活動,若是不聽話的,就進行虐打,涉及地方眾多。

    多地警方聯動,算是今年的大案之一。

    光是看警方的文字通報,都讓人覺得觸目驚心。

    這事兒瞬間在社會上引起了輿論風潮,盡人皆知。

    許陽州隨即在群里@厲成蒼:

    【哥,你這次出去,就是為了這個案子?】

    厲成蒼也回答了:【是。】

    【牛逼啊,你今晚回京后,有空嗎?跟我詳細聊聊唄,兄弟幾個聚聚,給你慶功。】

    【有事。】

    【什么事啊?】

    【家庭聚餐。】

    【大家都這么熟了,早就是一家人了,家庭聚餐啊,帶我一個唄。】

    許陽州近些日子一直都住在白楮墨家里,太久沒感受過大家庭的氛圍和溫暖了,嚷著非要去,厲成蒼自然是不愿讓他來的。

    只是蘇呈心里想著,自己和許陽州關系好,興許他能幫自己說兩句好話。

    所以直接說:【陽哥,你來啊,我今晚也回來。】

    【好嘞。】

    肖冬憶無語了。

    群里的陸時淵則沉默了……

    自從蘇羨意和他打電話,說厲成蒼與蘇呈同時回來時,他就覺得不太對勁。

    一般來說,如此大案,厲成蒼回京第一件事,一般都是回警局,總有些后續事宜要處理。

    他又是個工作狂,即便是案件后續,也是不愿拖拖拉拉的。

    他更愿意將工作上的事都安排妥當后,才處理私事。

    除非……

    這件私事,很緊急。

    他等不及了!

    難道蘇呈和厲淺淺真的東窗事發了?

    陸時淵想著,蘇呈畢竟是自己的親小舅子,這事兒也不能鬧得太難看,總要救救他的,反正今晚許陽州要去,既然如此,可能白楮墨也要前往,也就不在乎再多一個人了……

    所以,

    他把肖冬憶也拽上了!

    肖冬憶那叫一個崩潰,“陸時淵,我要回去陪老婆兒子,你拽莪來吃飯干嘛?”

    “你前段時間不是一直問蘇呈的事,很關心他,他難得回京,你就不想見見他?”陸時淵笑道。

    然后,

    強行把肖冬憶拉上了自己的車。

    “陸時淵,你再這樣,我可要喊人了啊。”

    “我、我真的會叫人的——”

    陸時淵哭笑不得,“大家一起吃個飯,你不是最愛熱鬧嗎?怎么這次別別扭扭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啊?”

    “我……”

    肖冬憶以前憋得太狠,恨不能把知道的所有秘密都告訴陸時淵。

    但是如今情況不同啊。

    這大壩眼看就要決堤了,此時再告訴陸時淵實情,自己絕壁會被當成蘇呈的同伙,讓厲成蒼一窩端了,連坐正法。

    陸時淵此時打量著他,他若不去,就是真的心虛。

    沒法子,肖冬憶只能去了。

    當陸時淵和肖冬憶抵達時,包廂內已經很熱鬧了。

    蘇永誠夫妻倆、厲家二老都到了,許陽州給錦寶和丫丫帶了玩具,兩個小家伙正趴在一起研究,除了玩具,他還帶了酒水。

    說是別人送的好酒,正好帶來給長輩們嘗嘗鮮。

    “這酒度數有點高啊,我還沒喝過呢。”厲老拿著酒打量,蘇永誠也湊過去看。

    “成蒼還沒到?”陸時淵打量著包廂。

    “下高速了,有點堵車,他說待會兒直接過來。”蘇羨意笑著說完,又和肖冬憶打了招呼。

    “老肖,你怎么來了?”許陽州笑著一把摟住他的肩膀,“怎么著,你也好奇,想聽一下破案過程?”

    “不是。”

    他是被陸時淵強行給扭送過來的。

    他此時還不斷給自己進行心理暗示: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今晚,只是普通的聚餐而已。

    只是很快,現實就無情得給了他一巴掌。

    因為:

    厲成蒼到了。

    帶著蘇呈。

    同行的,還有厲淺淺。

    “淺淺,你也一起回來啦。”厲家二老瞧見孫女,喜出望外,拉著她噓寒問暖,還嗔怪厲成蒼,“你這孩子,接你妹妹回家,也不提前說一聲。”

    許陽州直言:“可能是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吧。”

    “既然人都到了,就別愣著了,趕緊坐吧。”厲家二老招呼眾人坐下,蘇永誠又急忙招呼服務生,讓他們趕緊上菜。

    只是眾人幾乎都落座了,唯獨蘇呈和厲淺淺站著,一動不動。

    就連錦寶和丫丫都好奇地盯著兩人。

    “怎么了?你倆這是干嘛呢?快點坐啊。”柳如嵐招呼他們。

    結果,

    兩人視線齊刷刷的看向厲成蒼。

    某人早已入座,只是他近期出差辦案,昨晚也沒休息好,整個人氣色很差,雙目赤紅,充斥著紅血絲,總讓人覺得寒滲滲的。

    “成蒼?”厲老皺眉,“怎么回事啊?你欺負他們了?”

    強弱懸殊有別,厲老想當然覺得這兩個人是弱者。

    若不然,

    怎么會被“欺負”得坐都不敢坐。

    “我欺負你們了?”厲成蒼挑眉看向兩人。

    蘇呈和厲淺淺立刻搖頭。

    所有人:“……”

    “厲成蒼,你究竟對他們干了什么?”厲老深吸一口氣。

    “爺爺,您應該問,他們兩個背著我們都干了什么好事?”厲成蒼挑眉,看了眼兩人,“我給你們留點臉,你們主動點,自己把事情交代了。”

    “就、就……”

    厲淺淺總是有些心虛的。

    “怎么啦?有什么事不能等到飯后再說嗎?趕了一天路,肯定都餓了,要不先坐下吃飯吧。”柳如嵐笑著打圓場。

    “就是,先吃飯……”

    許陽州剛開口,就被一旁的白楮墨給按住了手,他瞥了眼身側,白楮墨只沖他搖了搖頭。

    暗示他:

    不要妄動妄言。

    我滴乖乖——

    今晚這是怎么了?

    要出事的節奏啊。

    “成蒼,他們兩個究竟怎么了?”

    蘇永誠話音剛落,就聽到自家兒子說了句:

    “我和淺淺在談戀愛。”

    哦,談戀愛……

    他這年紀,談戀愛也很正常啊。

    什么?

    和厲淺淺?

    蘇永誠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隨即拿起筷子,朝著蘇呈丟去,“臭小子,你在胡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他太過震驚,丟筷子也沒個準頭。

    這筷子,沒丟到蘇呈身上,卻好巧不巧的,有一支筷子,砸到了肖冬憶的頭,不輕不重,砸的他瞠目結舌。

    我特么……

    招誰惹誰了?

    我到現在一句話都沒說,安靜如雞,就這還能被砸一筷子。

    真是絕了。

    厲老爺子正打算向厲成蒼發難,覺得他三十好幾的人了,干嘛為難孩子,結果聽了這話,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竟不知該說點什么。

    其余眾人,自然是表現各異。

    蘇琳是知情的,她也是一晚上沒睡好,如今看向蘇呈,伸手捂著臉,恨不能從未有個這個弟弟。

    蘇羨意皺著眉,磕絆道:

    “小呈,你和淺淺?什么時候的事啊……”

    “今年清明。”

    許陽州無語:

    臥槽——

    真會挑日子。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倆偏挑個祭祀的節日在一起,這能有好結果?

    就現在這氣氛,

    你倆干脆找個墓地,一起跳進去得了,把自己埋了吧。

    太特么可怕了。

    餐桌上的氣氛,變得極為詭異。

    厲家二老很喜歡蘇呈,畢竟厲家整個大家族,都將他當成是恩人一般感謝,要說,他和厲淺淺間,并無什么血緣關系,也不是說,不能在一起,只是大家從未想過這檔子事……

    關系忽然轉變,難免有些難以接受。

    一時間,

    偌大的包廂內,竟無人說話。

    錦寶扯了扯一旁的母親衣服,“媽媽,舅舅和姑姑在談戀愛嗎?”

    “噓,別說話。”蘇羨意提醒兒子。

    只是小孩子嘛,雖然對環境的變化很敏感,卻也不知道大人內心的糾葛矛盾,還天真地說:“那他們以后是要結婚嗎?”

    “舅舅——”

    “我想吃喜糖,我要當花童!”

    丫丫:“我也要!”

    “我……唔——”

    錦寶再想開口時,已被蘇羨意捂住了嘴。

    這孩子,就不能讓他省點心嗎?

    此時,

    服務員剛好敲門進屋,開始端菜上桌,隨著熱菜陸續上來,總得吃飯吧,但是如今這場面,誰又吃得下啊。

    蘇永誠早已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沖擊得快心臟驟停了。

    沒吃飯前,趕緊吃了降壓藥,這才穩住了血壓。

    若不然……

    他非得被氣昏過去。

    惡狠狠盯著自家的臭小子,恨不能上去踹他兩腳才解氣,“天底下那么多好姑娘,你怎么就偏偏和淺淺在一起啊?”

    蘇呈直言:“喜歡啊。”

    “你確定,你對她是愛情,不是兄妹之情?你分得清喜歡和愛嗎?”蘇羨意詢問。

    蘇呈總是吊兒郎當,沒個正型,只怕對感情一事,根本沒開竅。

    這兩人在一塊,大家并非不能接受。

    女孩子早熟,厲淺淺怕是動了真心,但蘇呈就像個小孩子,從來都是副長不大的模樣,身上沒什么壞毛病,三觀也正,人又幽默風趣,跟他在一起,肯定不會枯燥。

    只是……

    大家擔心的,和蘇羨意一樣。

    就怕他不識情愛啊。

    厲成蒼顧慮也是這個。

    蘇呈屬于今天被打,明天就忘了疼,剛上房揭瓦那種,日后若是分手,只怕最受傷的也是厲淺淺。

    面對蘇羨意的質疑,蘇呈只說道:

    “姐,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了,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是喜歡和愛啊?”

    “那你對淺淺就是愛?”

    “會心跳加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就想天天跟她待在一起,這不是愛嗎?”

    “但是心動持續的時間很短,這種感覺,不會維持太久。”蘇琳說道。

    這也是事實,心動只是短暫的。

    但戀愛是要長久相處的。

    蘇琳說完這話時,厲成蒼卻看了她一眼。

    蘇呈抿了抿嘴,沉思片刻:

    “其實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在我確定自己心意前,我也在反復問自己,我對她是不是喜歡,我當時也覺得,對她產生感情,簡直禽獸。”

    厲成蒼輕哼:

    “何止禽獸,簡直禽獸不如!”

    所有人:“……”

    蘇呈卻并不在意,繼續說道:

    “我想了很多,我甚至想過,如果我們公開,厲爺爺、厲奶奶,包括爸媽、姐姐、姐夫會怎么想,我也是權衡利弊,考慮再三后才做得決定。”

    “我知道,怦然心動持續不了太久,我和淺淺如果真的在一起,可能你們也會反對,即便是這樣……”

    “我還是決定跟她在一起。”

    “在這里,我想引用一句作家的話。”

    蘇羨意頭都開始疼了。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想著引用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