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行起身,“我去和醫生聊聊,你先陪著惜墨。”
華瑩應聲,“好。”
陳行走后,護工也出去了,華瑩看著惜墨,輕聲道,“惜墨,你是自己掉下山崖的嗎?如果不是,你一定有很多委屈和不甘,那就快點醒過來,告訴大家真相。”
華瑩說完,感覺惜墨的手指似乎動了一下,她一驚,有些激動的喊惜墨的名字。
可是惜墨仍然一動不動,沒有半點蘇醒的跡象,剛才的手指動似乎也只是因為她握的太緊了,造成的假象。
華瑩失望的拂了拂惜墨的頭發,心里卻堅信,惜墨一定會醒的!
*
離開醫院后,華瑩和陳行一起回陳家老宅看奶奶。
因為惜墨的事,陳老夫人消瘦了很多,一向平和的面容上隱帶愁容,今天看到華瑩來家里,才難得有了笑意。
“家里的事情都解決了?”陳老夫人關切的問道。
華瑩含笑點頭,“謝謝奶奶關心,已經沒事了!”
陳老夫人沒問鄒家的事,似乎什么都清楚,慈愛的道,“你也受委屈了。”
華瑩握住老人的手,笑的明艷大方,“應該的,何況還有大家這么關心我,我一點都不委屈。”
陳行電話一直響,華瑩讓他去忙,自己陪著老夫人聊天。
陳老夫人看著華瑩,緩緩開口,“看到你,就想到了惜墨,她出事的前一天來我這里,還和我聊起你,說你一定會回來,讓我不要擔心。”
提到惜墨,華瑩心中不免難過,“我和陳行剛剛去看過惜墨,醫生說她的情況很穩定,有好轉的跡象。”
陳老夫人輕嘆一聲,“這段時間醫生一直這樣說,大概是寬慰我們罷了!”
華瑩安慰道,“惜墨還年輕,生命力旺盛,她會醒的!”
陳老夫人點點頭,“她來的那天,星晚也在。”
華瑩心頭一跳,脫口問道,“兩人說了什么?鬧矛盾了嗎?”
陳老夫人想了想,緩緩搖頭,“也算不上矛盾,星晚告訴我你在京城的情況,惜墨聽到了有些生氣,回嗆了星晚兩句。星晚馬上為自己的失言認錯,之后便告辭離開了,看上去并沒有不快。”
陳老夫人意味深長的道,“我沒對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因為我不能相信星晚會因為惜墨的幾句話就想殺害她,這簡直匪夷所思。何況警察說了沒有跡象說明有人謀害,沒有證據,我們也不能胡亂懷疑任何人。”
華瑩明白老夫人的意思,緩緩點頭,“那天李星晚在面試。”
陳老夫人似也松了口氣,“我就說,是我想的太多了!”
“您就是太擔心惜墨了!”華瑩不想讓老夫人憂慮過重,安撫道,“等惜墨醒了,事情的經過自然就清楚了。”
陳老夫人點點頭,問道,“星晚,有去過醫院看惜墨嗎?”
“去過。”華瑩說完,又輕聲道,“護工和宋阿姨輪流照顧惜墨,時時刻刻都會看著惜墨的。”
“嗯。”陳老夫人欣慰的笑,“和你聊兩句,我心里也舒坦很多。”
“那我有空經常來陪您。”華瑩道。
從前華瑩從不主動說來家里,此次回來,明顯不一樣了,陳老夫人打心里高興,連連點頭。
陳行和華瑩一起陪老夫人吃了午飯,等老夫人要午睡的時候才離開。
老夫人叮囑華瑩,“家里的海棠花開了,過兩天你來家里,我讓小朱給你做好吃的海棠花蒸糕。”
華瑩溫和應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