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太荒吞天訣柳無邪 > 第三千六百五十章 古靈魔火

事情沒搞清楚之前,矛南岳沒有輕舉妄動,等調查清楚了,再下手也不遲。
柳無邪盤膝坐在床上,暗中修煉。
夜越來越深,萬藥城暗流涌動,除了大批高手聚集在院子外,連矛家也派來幾名高手,一探虛實。
“師姐,矛家派人來試探我們了。”
云水并沒有休息,回到屋子后,就默默修煉。
就在剛才,幾道強大的神識,嘗試突破禁制,查看里面的情況。
“隨他們去吧,這里是萬藥城,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監視之中。”
云華倒是看得很開,換做是自己,這么多高手前去一個宗門洽談事情,難免也會起疑心。
師姐這樣說了,云水只好做罷。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
柳無邪從修煉中緩慢蘇醒。
明一大師離開之后,他就佩戴上了換形符,從未摘下。
今日的煉丹廣場,要比昨日更加熱鬧。
“你們說,昨日梁月城吃了真大的虧,今日會放過云茁嗎?”
不論是街道上,還是煉丹廣場,三三兩兩的修士聚集在一起,高談闊論。
于廣孝爆出來的事情,給本就支離破碎的梁月城,更是雪上加霜,梁星成跟梁星元兩人,帶走梁月城一大批高手,自立門戶。“已經魚死網破了,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斬殺云茁,我可是聽說,昨天有十幾個宗門前往神水宗住處,商談合作的事情,梁月城絕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神水宗崛起。

前面議論的那些修士,并未注意到一旁的梁星玄。
“都別說了!”
梁星玄聽到他們的議論,周身涌出一股極強的殺意。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梁月城就算遭受三番五次的打擊,也不是那些普通人能隨意議論的。
傳承百萬年的宗門,豈是那么容易就被擊垮。
直到梁星玄走遠,眾人這才松了一口氣。
柳無邪一行三人很快來到煉丹廣場,今日廣場上的煉丹師少了一小半。
昨日淘汰的那些煉丹師,沒有資格參加今日煉丹大賽。
梁星玄帶來的幾名煉丹師,韋修死了,于廣孝背叛,昨晚退出一人,如今場中只剩下兩名煉丹師,分別是鬼手鐵拐王跟玄空手左粱。
兩人修為極高,尤其是鬼手鐵拐王,他可是頂級神王境,玄空手左粱修為也不低,達到了神王七重。
“兩位,拜托了,只要能誅殺云茁,我答應之前你們提出的條件。”
梁星玄目光看向鬼手鐵拐王跟玄空手左粱,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們身上。
“梁城主放心吧,今日我就取他小命。”
玄空手左粱一臉篤定的說道。
云茁連續兩日贏下韋修跟于廣孝,那是因為煉制的丹藥級別較低。
今日不同,煉制的神丹,堪比神尊境,云茁不過天神境,根本無法煉制出來。
“好,事成之后,我定不會虧待兩位。”
梁星玄臉上的表情,終于緩和了一些。
鬼手鐵拐王自始至終沒有說話,直徑朝煉丹廣場走去。
少了一部分煉丹師后,煉丹廣場變得稀稀拉拉,每個煉丹師施展空間也更大了。
“無邪,梁星玄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你要小心。”
抵達地方后,云華皺著眉頭朝柳無邪說道。
“就怕他們不來,正好借助煉丹大賽,徹底鞏固我們的地位。”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說完,朝屬于自己的地方走去。
盞茶之后,五六千名煉丹師,全部就位。
矛楚州從空中落下,站在煉丹廣場中間區域。
“今日是煉丹大賽第三輪,跟昨日一樣,材料已經準備好了,大家也可以隨意發揮,只要煉制出的丹藥,堪比神尊級,即可晉級明日最后一輪。”
矛楚州橫掃一圈后,對著所有煉丹師說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領域,到了第三關,矛家雖然準備了神藥,但不妨礙他們自由發揮。
今日煉制的丹藥叫玄清上元丹,是市面上常見的神尊級別丹藥。
大部分煉丹師,都懂得煉制,也不是什么稀罕神丹。
“開啟懸丹令!”
矛楚州還沒宣布開始,玄空手左粱突然開啟了懸丹令。
頓時間!
四周一片驚呼。
“又是梁月城,他們已經連輸兩場了,就不怕這一場也輸掉。”
眾人雖然猜到梁月城今日不會放過云茁,沒想到如此直接。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場外那些修士目光情不自禁看向云茁。
“梁月城遭受奇恥大辱,換做是你,能放過這個云茁嗎。”
鋪天蓋地的議論聲,充斥整個煉丹廣場。
“我接了!”
柳無邪打出一道本命魂魄,注入到其中一枚懸丹令中。
沒有多余的廢話,甚至連看都沒看玄空手左粱,開始整理自己面前的材料。
“那個云茁好狂,玄空手左粱可不是于廣孝那種垃圾,他可是高級神王,論煉丹術,不知比于廣孝強橫多少倍。”
流星山莊一名天驕弟子看不下去了,認為云茁太張狂了。面對玄空手左粱的挑戰,他居然目空一切,連正眼都沒有瞧一眼左粱。
“連贏兩場,確實有驕傲的資本,今日如果能贏下左粱,云茁就能晉升中三域一流煉丹師行列。”
唯有進入第四輪,才稱得上一流煉丹師。
“看他一會怎么死吧!”
封神閣前來的那些天驕弟子,冰冷的說道。
這次梁月城,流星山莊,封神閣,加上兩儀府,可是組建了一個小聯盟,已經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云茁,你竟敢無視我!”
左粱臉色陰沉的可怕,怒斥云茁。
“你算個什么東西,值得我重視你嗎。”
柳無邪正在整理材料,突然被左粱打斷,這才抬起頭來,眼眸中充滿著嘲諷之色,當著所有人的面,怒斥左粱算個什么東西。
“你找死!”
當眾被云茁羞辱,讓左粱無比惱怒,說完就要動手。
“想動手,你盡管試試!”
柳無邪朝左粱勾了勾手指頭,不僅在言語上進行羞辱,還配上了動作,讓左粱氣的原地暴走。
“左兄冷靜,不能中了他的圈套。”
梁星玄迅速給左粱傳音,讓他千萬不要動怒。
今日煉丹不容有失,要是心浮氣躁,很難煉制出極品丹藥。
左粱深吸一口氣,壓制心中的怒火。
“云茁,等煉丹結束,我會讓你跪在我的面前,舔我的腳指頭。”
左粱留下一句狠話,開始清點面前的神藥,以免出現什么遺漏。
這種沒營養的威脅,柳無邪早就聽膩了,祭出異火,將整座煉丹爐包裹起來。
“你們快看,云茁今日祭出的異火,跟前幾日完全不同。”
無數目光落在云茁身上,想要知道,他今日如何翻盤。
僅憑地心神火,很難煉制出來堪比神尊級別的神丹,必須要提升異火的品質。
“這是什么火焰,為何我們從未見過!”
柳無邪祭出的神火,既不是鳳凰真炎,也不是混沌神火,而是地獄魔焰,里面還摻雜著三昧真火的氣息。
煉制神尊級別丹藥,還無需動用混沌神火,那可是天地間第一奇火,凌駕于所有異火之上。
“有地獄魔焰的氣息,還有三昧真火的影子,他是如何將兩種異火融入到一起的。”
場外那些老一輩皺起了的眉頭,他們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云茁了。
“兩種不同的異火,正常來說,很難煉制出來神丹吧,就算煉成了,丹藥中的品質,也不盡如人意。”
慘遭淘汰的那些煉丹師并未離開,站在場外指指點點。
不少煉丹師昨日因為失誤,才導致炸爐,并非他們煉丹術水平不夠。
“那可未必,在場大部分煉丹師,均掌握了多種異火,融合異火的不在少數,我比較看好他。”
青神學院一名長老開口道。
此話一出,無數目光看向青神學院。
昨日明一大師離開神水宗住處后,青神學院長老就去了,許多人都在議論這件事情。
大量的異火冒出來,跟前面兩日不同,今日冒出來的異火,品質明顯提升了不少。
“古靈魔火!”
人群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在煉丹廣場中間區域,突然冒出一團古怪的火焰,像是一尊魔靈,盤踞在矛秋玉的頭頂上。
“他……他竟然獲得傳說中的古靈魔火,不是說古靈魔火已經絕跡了嗎,他是如何尋到的,還將其融合了。”
連場外那些老古董,此刻也是一臉震駭之色,誰會想到,矛秋玉獲得了古靈魔火。
柳無邪忍不住抬頭朝矛秋玉看去。
當看到古靈魔火的那一刻,眼眸中流露出怪異之色。
他在虛冥界的時候,曾見過古靈魔火,難道說,矛秋玉也去過虛冥界,那他又是如何從虛冥界離開的。
“矛秋玉曾獲得荒古遺跡傳承,估計古靈魔火,也是從那個遺跡里面獲得。”
認識矛秋玉的一些修士,將之前矛秋玉獲得荒古傳承的事情解釋一遍,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這個矛秋玉乃氣運之子,天生氣運逆天,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成為年輕一輩中領頭羊,縱然是那些超一流宗門天驕,都望其項背。”
不少人唏噓不已,年紀輕輕,就掌握如此精妙的煉丹術,還繼承了荒古傳承。
“九幽祖火!”又是一陣驚呼,從人群中響起,越來越多的極品異火冒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