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吾家阿囡 > 第318章 你來我往
    伍杰一聲斬衰喪服,坐在蘆草棚下,專心的寫著什么。

    宗思禮從小山下上來,站住,看了一會兒,招呼道:“伍兄1

    伍杰抬頭看到宗思禮,忙放下筆站起來,“宗兄來了。”

    宗思禮沒往草棚里進,指了指旁邊一片竹林,“那片竹林清幽難得,咱們往那邊走走吧。”

    “好。”伍杰笑應,洗了筆掛起,將寫好的一張紙折起拿上,出了草棚,和宗思禮并肩往竹林過去。

    “你真要在東溪先生墓前守滿三年啊?”宗思禮回頭看了眼蘆草棚旁邊的墳包和墓碑。

    他不愿意靠近那座墳,也因為自己這份不愿意,對伍杰這樣執子禮守在墓旁格外佩服,這份心性他遠遠不如。

    “嗯。”伍杰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

    “你和周沈年還是經常書信往來?”宗思禮問道。

    “嗯。”伍杰這一個嗯十分肯定。

    “大哥寫信說世子把新收的一個門人,叫劉靜亭的調進建樂城,做一件很要緊的事,這事兒能和周沈年打聽打聽嗎?”宗思禮問道。

    “不能,周沈年警覺敏銳,不該說的話一個字沒多說過,我也從來不和他說不該說的話,更不該和他打聽這樣的事。這是王相公的意思?”伍杰道。

    “大哥沒說。睿親王請退了,大哥說王相公倒比從前更艱難了。”宗思禮微微皺眉。

    他和他大哥都極其盼著王相能更加一步,坐上人臣之極的那個位置。

    “周沈年字里行間輕松得很。”伍杰道。

    “嗯,大哥說世子和皇上君臣相得,皇上極信任世子。”宗思禮心情有些陰翳,如同眼前的竹林。

    “我還是上次的話,眼下只宜韜光養晦,隱伏待機。”伍杰語調淡淡。

    “待到什么時候才是機會?世子可是一天天的羽翼豐滿。”宗思禮苦笑道。

    “你這話可不對,世子不是一天天羽翼豐滿,他是一生下來就羽翼豐滿。”伍杰笑道。

    宗思禮失笑,“也是。那你覺得怎么樣才是機會?”

    “現在不知道,等看到的時候才能知道。不過,這機會肯定是在世子覺得大功告成,事事皆妥的時候。”伍杰道。

    “照這么說,李家細布降價的事,就該攔住朱二爺他們。”宗思禮道。

    “那倒不必。世子是員良將,江南過于順暢,只怕他就要疑心了,這樣最好。”伍杰笑道。

    “李家那位世子妃像是站穩腳跟了,端午的時候,睿親王府往李家和洪家送的節禮和尉家、潘家幾家姻親是一樣的禮數了。”宗思禮嘖了一聲。

    “嗯,那位世子妃很不簡單。”伍杰語調感慨。

    “說是王相夫人對她觀感極佳。”宗思禮道。

    “這一陣子,我細細推想了幾遍世子整頓海稅司的事。”伍杰岔開了話題。

    “推出了什么?”宗思禮立刻問道。

    “江南絲綢總行一敗涂地的幾個點,幾個人。”伍杰將捏在手里的那張紙遞給宗思禮,“我寫在這里了,宗兄看看我推想的對不對。”

    宗思禮接過,展開,看著頭一行成字幫吳妙真,驚訝的眉毛高抬。

    “從前,先生常說世子過于目無下塵,真正 ,真正目無下塵的是咱們。”伍杰語調感慨。

    “讓我好好想想。”宗思禮小心的收起那張紙。      “最好再好好打聽打聽。”伍杰笑道。

    “嗯。”宗思禮點頭。

    兩人接著往前,說起了山水詩詞的閑話。

    ……………………

    潘世易離開平江城就開始日夜兼程,風塵仆仆趕進建樂城,到吏部交割了差使,打聽了顧硯在宮里,先去見周沈年。

    周沈年迎進潘世易,見他一身塵土汗漬,急忙讓人找了身衣裳,讓潘世易先去沐裕

    潘世易洗好換了衣裳,只覺得從外到里都清清爽爽了。

    “大嫂和孩子們從水路過來的?”周沈年先關切道。

    “是,從廣東啟程就分了兩路,我從平江城啟程那天,她們的船正好到平江城,見了一面,她們都很好。”潘世易欠身笑道。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小廝小跑進來稟告:世子爺回來了,請他們兩位過去說話。

    周沈年讓著潘世易,兩人一后一前進了顧硯的房間。

    顧硯坐在榻上,一邊沏茶一邊示意兩人坐。

    “世子爺親手沏的茶,我這是第二回喝,頭一回是托了世子妃的福,這一回怕是托了潘兄的福吧?”周沈年笑道。

    “說起來潘大郎也算是我的兄長,遠道回來,總要親手沏碗茶。”顧硯笑道。

    “不敢當不敢當!世子爺客氣了。”潘世易連連拱手長揖。

    “潘兄趕緊坐下,世子爺這碗茶可難得。”周沈年拉著潘世易坐下,捧了杯茶給他。

    三個人喝過兩輪茶,潘世易拿出節略遞給顧硯,對著節略仔細說了從廣東過來,特別是兩浙路和平江府的情形。

    顧硯凝視聽完,微微舒了口氣,潘世易說的和他這一段時間得到的消息幾乎一致。

    “平江細布行把收細布價錢降下去這件事,你怎么看?”顧硯直接問道。

    “因世子爺吩咐悄悄查訪,我就沒敢去見李夫人等人,走了幾家織工學堂,和十來家代收細布的地方問了問,甚至有說是不想讓男人插手。”潘世易謹慎答道。

    “確實如此。這是阿囡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織細布的利潤過高,這織細布的活兒就從女人到了男人手里。”顧硯直接道。

    潘世易楞了一下,想了想,陪笑道:“確實如此,可這?”

    這個因由有點兒戲了吧?

    “就是現在這樣的價錢,織細布也比織粗布好,我算過,那些婦人一個月能織七八匹細布,照現在的價能賺三十個錢,要是織粗布,一個月能織十一二匹,可只能賺十五個大錢,聽說手快的,一個月能織十匹以上。”潘世易圓滑的轉了話題。

    “潘兄說的這些用來反駁那些彈劾倒是極好。”周沈年笑道。

    周沈年說的彈劾折子,剛剛已經拿給潘世易看過了,潘世易忙欠身笑道:“剛剛看了彈折,這還有個說法,細布價錢過高,只怕農人全家男女老幼都忙著織細布,其余諸事就要荒廢了,別的還好,要是耽誤了農事,那就動搖了國本了。”

    “這個好1周沈年撫掌贊嘆。

    顧硯也笑起來,示意周沈年,“你和潘大哥商量著寫一份折子出來。”

    “是。”周沈年忙笑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