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小說網 > 至尊吞天訣 > 第三千六百五十二章 萬物之靈

金光漫天,形成一幅山河圖畫。
從圖畫中,傳來鳥語蟲鳴。
除此之外,山河圖畫中開滿著鮮花,滲透出無盡的香氣,每個人吸入一口,渾身舒坦,宛如置身于大自然中,讓每個人心曠神怡。
“這……這是怎么回事?”
在場九成九的修士,都沒見過這一幕,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只有萬藥城矛家高層,眼眸深處,流露出一絲震駭之色。
“他竟然達到了萬物之靈的境界!”
費瑞以為自己在做夢,還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劇烈的疼痛讓他瞬間意識到,眼前發生的一切無比真實。
不止是矛家高層,廣場上其他煉丹師,一臉呆滯,每個人看向云茁的目光,充滿著驚懼。
矛秋玉的煉丹術,已經讓他們匪夷所思,沒想到云茁的煉丹術,已經到了驚世駭俗的程度。
如果是那些頂級神王境煉制出來萬物之靈,倒也不稀奇,可是云茁只有天神五重境啊!
如此低的境界,煉制出萬物之靈級別丹藥,遠遠超出他們的認知。
“費長老,什么是萬物之靈?”
在費瑞身邊,聚集數以萬計的修士,里一層外一層,想要聽他解釋。“剛才大家知道了什么叫虛靈,指的是某顆丹藥蘇醒了靈性,如果徹底喚醒,就是丹靈,不能蘇醒,則是虛靈,而萬物之靈,指的是這一爐中所有丹藥,都誕生了
靈性。”
費瑞用最簡單最直白的方式,解釋萬物之靈的來歷。
實際萬物之靈要比他想的還要恐怖的多。
一爐丹藥能蘇醒一枚丹靈,就足以逆天。
云茁倒好,煉制出來的丹藥,每一顆都蘊含了靈性。
萬物之靈,既可以是樹木,也可以是鳥獸,極其廣泛。
“那豈不是說,他這一爐丹藥,都是丹王。”
聽完費瑞的解釋,連青神學院長老眼眸中,都閃過一絲驚駭。
云茁煉制出來的丹藥,已經不能用妖孽來形容了,可以說是驚世駭俗。
萬藥城舉辦煉丹大賽幾十萬年,第一次出現萬物之靈這等天地異象。“我只是說煉制出來萬物之靈,可沒說每一顆都是丹王,這么跟你們說吧,丹靈分為四個等級,最低級的是虛靈,其次就是萬物之靈,這種靈性級別最低,大多是花草樹木,無法化形,再高一點,就是獸類的丹靈,這種級別已經具備丹王品質,跟真正丹王還有些區別,至于最高級別,自然就是人形丹靈了,只有煉制出來
人形丹靈,才能稱之為丹王。”
費瑞知道自己不解釋清楚,他們肯定會有所誤解。
聽完費瑞的解釋,眾人恍然大悟,終于明白了什么叫萬物之靈。
云茁煉制出來的這爐丹藥,雖然達不到丹王層次,卻要比矛秋玉煉制出來的虛靈等級更高。
虛靈沒有任何意識,萬物之靈雖然是植物跟鳥獸,里面卻真真實實蘊含丹靈。
“這個云茁到底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這一場竟然連矛秋玉都被比下去了。”
各大宗門目光紛紛看向萬藥城。
萬藥城高層。
他們也沒想到,云茁煉制出來萬物之靈。
縱然是他們萬藥城,能煉制出來萬物之靈級別,不超過一手之數,而且他們各個都是不出世的老古董。
“你們說,云茁是不是活了幾十萬年的老怪物,故意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
眾人開始懷疑云茁的來歷。
畢竟小小的天神境,能煉制出來萬物之靈,確實有些駭人聽聞。
“一共二十枚丹藥,每一顆都達到萬物之靈程度。”
經過反復檢驗,云茁煉制的丹藥結果出來了。
不論是數量,還是品質,碾壓玄空手左粱。
聽到這個數字,玄空手左粱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懸丹令降下,柳無邪右手捏住。
“滾過來吧!”
抓住懸丹令,柳無邪大手一捏,左粱的身體猶如篩糠一樣,不停的顫抖。
聚集在柳無邪周圍的那些煉丹師紛紛散開,騰出一大塊空地。
明一大師目光意味深長的看向柳無邪,昨日柳無邪需要的制符材料,今日一早就運過來了。
“你敢動我一下試試!”
左粱可不是于廣孝那種貪生怕死之輩。
說完,狂暴的神王七重之勢,直接碾向柳無邪。
縱然是死,也不會臣服在柳無邪腳下。
“啪!”
柳無邪詭異的消失在原地,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左粱面前,一巴掌狠狠的扇出去。
左粱身體不受控制,直接被柳無邪一巴掌打懵了,牙齒混合著鮮血,從他嘴里噴出來。
“你剛才不是讓我跪下來舔你腳指頭嗎,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來,舔我的鞋底,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左粱不是于廣孝,想要收服不是那么容易。
以他現在的元神之力,控制低級神王已是極限。
左粱意志力強大,元神堪比頂級神王,貿然收服,一旦遭到反噬,到時候得不償失。
“你敢!”
左粱怒斥一聲,說完掙扎著站起來。
“跪下!”
柳無邪手持懸丹令,猶如萬古殺神,利用懸丹令將左粱再次鎮壓下去,直挺挺的跪在自己面前。
四周鴉雀無聲,沒有人開口說話。
梁星玄臉色極其難看,牙齒都被他咬碎了好幾顆,卻沒有任何辦法。
三場比賽,兄弟反目成仇,折損三員大將。
抬起腳,將腳底放到左粱面前,眾人清晰的看到,云茁腳底下還有一大塊污泥。
很顯然云茁是故意的。
望著面前的污泥,散發出陣陣惡臭之氣,左粱當場干嘔。
“云茁,你直接殺了我吧。”
左粱還是比較有骨氣,不像是于廣孝,上來就是磕頭求饒。
“想要痛快的死去,可沒那么容易!”
柳無邪說完,一道劍氣斬下。
“咔嚓!”
左粱的右臂炸開,他的元神被柳無邪控制,無力反抗。
鮮血橫流,劇烈的痛苦,讓左粱臉上的表情頓時猙獰,如同一頭猛虎,狠狠的瞪著柳無邪。
“快舔!不然別怪我狠辣無情。”
柳無邪將腳底送到左粱面前。
聚集在四周的修為,無一人上前阻止。
“士可殺,不可辱,這個云茁做的太過分了。”
不少修士看不下去了,認為云茁做的太過分,既然左粱輸了,給他一個痛快便是。
“修煉界就是如此,弱肉強食,如果輸的是云茁,左粱會放過他嗎。”
大批修士站出來支持云茁。
從一開始,云茁沒有得罪任何人,是梁月城站出來,三番五次挑釁。
這才有后來發生的事情,這一切都是他們咎由自取。
面對柳無邪那殺人一般的眼神,左粱竟然不敢與其對視。
柳無邪調動死亡之眼的力量,恐怖的死亡之力,籠罩左粱,輕松洞穿他的意志。
“我添,我添!”
左粱意志被擊潰后,如同行尸走肉,當著所有人的面,真的舔干凈了柳無邪腳底下的污垢。
“嗤!”
劍氣閃爍,割下左粱的首級。
將左粱的尸體丟入儲物戒指,等回去的時候,利用吞天神鼎煉化。
就算不能突破到天神六重,也能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一大截。
最為關鍵,左粱體內可是有琉璃神火,讓混沌神火吸收,可以提升混沌神火的品質。
誰也沒想到,今日的煉丹大賽,會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各大宗門陸陸續續離開,大量的信息傳遞出去。
也許過了明日,丹藥市場,很快就會迎來一場變革。
殺了左粱后,柳無邪沒有停留,跟云華她們朝住處趕去。
明日就是最后一場,他必須要拿到冠軍,才有資格跟萬藥城提條件。
“云茁道友,今日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時間還早,不如我們去龍鳳酒樓好好喝一杯。”
黃中元連忙走過來,熱情的跟云茁打招呼。
之前云茁遭到南離宗三名長老針對,是段夢站出來,抵擋住了封神閣丘印。
說起來,柳無邪欠神龍府一個人情。
“我還有事,就不去了,等結束了煉丹大賽我們再聚。”
柳無邪知道他們找自己想要做什么。
剛才離開煉丹廣場的時候,明一大師已經先行一步離開,估計已經到了神水宗居住的院子。
“云茁道友,你也知道,我跟云水親如姐妹,以后有什么好事情,可別忘了我們神龍府。”
段夢連忙上前,挽著柳無邪的胳膊說道。
“三位道友放心,你們對我有救命之恩,有什么好事,一定優先神龍府。”
柳無邪很清楚,他們無非是看中自己的煉丹術,想要與自己合作,開辟丹藥市場。
等神水宗丹藥上市,首先遭到沖擊的一定是神龍府,萬藥城丹藥市場雖然會受到一些損失,但不會太大。
聽到云茁保證,段夢三人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他們豈能聽不出來,云茁這是在搪塞他們。
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誰讓云茁現在是香餑餑,各大宗門都搶著與他合作。
告別神龍府三名長老,柳無邪穿過幾條街道,很快回到自己的院子。
“關閉院門,今日誰也不見!”
回到院子后,柳無邪對著云水說道。
云水點了點頭,雖然他不明白,柳無邪為何一定要跟萬藥城合作,不選擇神龍府。
既然柳無邪決定了,她只能照做。萬藥城背后站著荒古世家,跟他們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方反控制。